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8人吹35作者 风中影

8人吹35作者 风中影

字数:22319
前文链接:


              35、阴插阳错

  「你怎么啦老公?」赵小雅一脸担忧的看着男人。

  「二叔!你狠!你这不是整我么!明知道我跟那个八婆不对付……」男人心里想着,忽的又想起那天跟二叔说开帐户的事,那天二叔说起八婆来,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的,应该是想跟他交待这事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老多说一句会死么……」
  男人恍惚半天,终于开口说:「宝宝,你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跟老公说说!」
  「老公……」女人看看旁边两个女孩。

  「嗯,小静、小怡,今晚的饭菜交给你们了,我跟你们赵姐姐去谈谈事情,走宝宝,去你卧室……走啊宝宝,愣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

                 -

  床上,赵小雅躺在男人怀里:「上周二,同事聚会,她跟那些男人喝了很多酒……卫生间里,她抱着我说他喜欢我,说她从第一眼就看上我了……我很害怕,跟她说我已经有老公了。」

  「……」

  「她跟我说,男人既肮脏,又花心,说你们结完婚,只会把孩子、老婆扔在家里不管,整天出去找野女人……说她会一心一意对我,会一辈子对我好。」
  「……」

  「她亲我,我把她嘴唇咬破了。第二天,柔柔跟我道歉,说当时她只是喝多了,让我别放在心上,说她以后不会再那样了。」

  「……」

  「上周五,上班的时候,柔柔给我钥匙让我去她家拿份文件,说是她走不开。
  ……没想到她在后面跟着也回了家,把我堵在她卧室里,……把我手脚捆在两头床柱上……「

  「……」

  「老公,我……嗯……我反抗了,可她力气太大,我想喊,可……嗯……嘴给她用……胶带胶住了……嗯……」

  「然后呢……」见女人喘息着老半天不吭声,男人轻轻催促说。

  「老,老公……嗯……能不能把手拿开……我,嗯……我好难受……」
  「她这样摸你了么宝宝?」男人继续揉着女人的两对大乳。

  「嗯,她亲……」女人低下头。

  男人轻轻的把女人的衬衣、乳罩扒了下去,让两只尖乳跳了出来,又把女人扑倒在身上,吸吮着乳晕说:「这样么?」

  「……」女人张口低声呻吟。

  「接着说宝宝,然后呢?」男人一边吸着一边说。

  「亲……亲我下面老公……」

  「好,宝宝。」男人把身子慢慢移下去,去扒女人的裙子。

  「不,不是老公……我,我是说她亲了我下面……」

  「那老公就不可以么?」

  一边说着,男人一边把女人的内裤撸了下去,又故作生气的说:「宝宝,你这是想她湿的么?」

  也不等女人回话,把头投进她胯间,整个含住垂涎欲滴的密缝,长长的一吮,那圆润的翘臀随着这一吮猛攻的向上一抬,把柔若无骨的苗细身子弯成一个拱形。
  还没等落下,长长、鲜嫩的阴芽又给男人紧紧含住,又一阵长吮,那细细的身子又抖动一番,女人一声紧似一声的喘息起来,像是马上要喘不上气,牙缝里挤出一个羞羞的声音:「老公,我想要……给我……」

  男人却不动,忽的想起什么问:「宝宝,给女人舔一下,也没什么的,亭亭和琳琳不是都舔过你么?……跟我说一下不就得了?怎么你那么大反应?」
  「……亭亭,琳琳,那是老公让舔的。可……她还用,用那个磨我,老公,我……我还来,来了……」

  「什么来了宝宝?」

  「……高,高潮了老公……」

  「……」

  「老公,对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故意的倒也好!」男人咬着牙狠狠的想着:「……死八婆,你狠!用个逼就把我老婆搞高潮了!……要是把俺老婆搞成同性恋了,我她妈还有脸挺着鸡巴活么?」

  「对不起,老公……」看着男人的神情,女人小心的说。

  「这怎么能怪你呢宝宝,」男人醒过神,忙轻轻安慰起来:「其实,让女人舔一下,磨一下是没什么的宝宝……」

  男人忽的一停,改口说:「不过,必须先征求老公的同意,知道了么宝宝。」
  「……」女人羞羞的点点头。

  「宝宝,老公问一下,是她的逼磨得好呢,还是老公的鸡巴插的好呢?」
  「……,老公,我天天晚上都梦到……你……你插……」

                 -

  「哥,吃饭……」刘静推开门,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只见眼前一张双人床,男人双脚搭在地上坐在床边,赵姐姐一丝不挂的脸冲门跨坐在哥哥胯上,双手扶着男人的大腿,身子上下慢慢艰难的耸动着。

  那晕红娇美的小脸,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着润泽的光芒,起伏里,一脸的陶醉之情,胯间那根深褐色的肉棒全根通湿,忽隐忽现……

  刘静呆呆的看着,忽的惊了一下,听身后妹妹说:「姐姐,愣着看什么呢,饿死了都,快叫哥……啊!……」

  刘怡看着屋内景象,捂上嘴,跟姐姐一样的呆站在原地。

  「小静、小怡,快进来!……嗯,再把门关上――让外人看到像什么!!」
  男人喘着粗气说。

  两个女孩听话的关了门,走了进来。

  女人眯着眼,呻吟着,一刻不停的在肉柱上套弄着,仿佛不知道屋里新来了两个观众――只是那逼口处,一波又一波的淫液涌出来,沿着肉柱向下淌去。
  两个女孩一边看着,不由的一点点的靠近,眼睛始终不离眼前一男一女的身体连结处。

  只见赵姐姐浓密的阴毛下面,那长的出奇的阴蒂高高的竖着,哥哥从乳房上让出一只手,抚摸着移向逼户,先在逼口沾了些粘液,把指肚轻轻的点上阴尖,每点一下,赵姐姐就会轻叫一声,同时身子猛的向上耸动一下。

  那吟声像是在蜜液里浸泡过,淫靡不堪――哪里还是那个娴静内敛的大姐姐模样?

  姐妹两人轻轻的夹紧双腿,咽着唾沫,又不由的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脸上仿佛看到自己的情欲,娇红的脸颊更加的红润起来……

                 -

  一男三女,四人围坐在餐桌上,沉默的吃着饭。

  三个女孩都红着脸,扭捏不已,只有男人神色泰然自若,脸皮厚似牛皮,坚不可摧――仿佛刚才当着两个未成年少女的面,把女人操(淫色淫色4567q.c0M)得全身绵软、胡言乱语的人不是他。

  「宝宝,那个狗屁单位以后别去了,我让二叔帮你把工作辞了。」男人一脸严肃的说。

  「可……老公,可我的工资就……」

  「放心宝宝,你的工资他们一分钱也短不了你的,他们要是敢扣你一分钱,我就去找韩叔……还反了他们,这警察局还无法无天了!」

  「可老公,现在工作……那样的工作多不好找……」

  「宝宝,可别再可是可是的了。这不有老公么,老公在你还怕什么……咱也别找工作了,咱宝宝自己当老板!」

  「……」女人迷惑着看着男人。

  「宝宝,别想的太多。这两天,你们三个大小宝宝陪老公去爬爬X山,放松一下。」

  「哥,」刘静在旁边轻轻的说:「能不能去颐园游乐场……小怡一直想去的……」

  「……」男人呆了一下:「那个地方你们还没去过?」

  「……」小怡红着脸点点头。

  「……」男人湿了眼:「小怡,哥哥该打!对你一点也不关心……对了小怡,哥哥不是都给你和你姐每人一万块钱的卡了么,你这也放假好几天了,想去,去不就得了,哥哥也不会限制你的自由……」

  「……」刘怡只是红着脸不说话。

  「哥,」刘静旁边轻轻的解释说:「妹妹是想让哥哥陪着去。」

  「……」男人久久不语,放下筷子,对着女孩轻轻的说:「小怡,过来,让哥哥抱抱。」

  女孩看了一眼姐姐,红着脸慢慢的走上前,被男人轻轻抱起,放在大腿上。
  男人轻轻抚摸着女孩的小手,感觉虽然比之前润滑了许多,却仍是粗糙的很,不由的皱眉问:「怎么没摸护肤品的么小怡?」

  「好贵的哥……」女孩细细的说。

  「啊,是哥哥不好,只给你们那么点钱……你们女孩的化妆品什么的哥哥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什么价格,跟哥哥说说要什么牌子的,多少钱,哥哥给你们买……」

  「不是哥,你给的钱足够了,就是……就是一瓶得要花好几十呢,我觉得没必要,钱还是省点花……」

  「……」男人又是湿着眼久久不语,看看眼前这三个女孩,都是过惯苦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过于会过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的主儿,叹了口气说:「小怡,小静,以后别给哥哥省钱,哥哥如果养不起你们,让你们吃苦,哪还配做你们男人,啊,以后钱不够花了就跟哥哥说,想买什么就跟哥哥说……小静,你这个当姐姐的,以后要带个头……」
  「……」刘静不说话,只是羞羞的点了点头。

                 -

  「老公……」赵小雅犹豫半天,终于张口说:「柔柔怎么办,她今天过来了,说明天还要来……」

  「嗯?」男人停下筷子,眉头一皱,说:「她这还没完没了了?!这欺负人都欺负上门了?!」

  「老公……对不起啊……其实我资料上填的地址是我舅舅那里……周六她过去,我舅妈骗她说我去云南老家了,可她真按我舅妈给她的地址去了云南,我舅妈说她今天从云南回来后,拿枪指着她,我舅妈就只好……」

  「……」男人想着八婆一脸激愤的用枪指着女人那个舅妈的场面,不由的同情的点了点头。

  女人这个舅妈可是个软的一概不吃,稍微来点硬的就会尿裤子的主儿。记得上次他拿着女人姥爷留下来的遗嘱过去谈判,要用遗嘱交换女人写的借据,要用女人对房子的一部分所有权抵消为她妈妈治病所欠的钱。明显对她们一家有利的事,她却死活不同意,说什么房子原本就是她们的,欠帐一个子也不能免。当男人一时气愤把她们家的一个凳子给一巴掌拍个稀烂,这才急急的把欠条拿了出来。
  「今天中午,」女人接着说:「柔柔过来,跟我道歉,说她不该对我用强的,说她会对我负责的……我抵着门不让她进,只是说我脑子乱的很,希望能静一静,柔柔就说她明天再来……」

  「八婆!这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女人还操(淫色淫色4567q.c0M)上瘾了!还它妈的『负责』,你一个逼货能负得起什么责任?!」男人心里狠狠说,却又联想到「八婆」全身赤裸裸的与宝宝磨逼的样子,不由的身子一阵的燥热。

  「她不知道我是你老公吧宝宝?」男人问。

  「……应该不知道老公。」

  「不知道就好……」男人狠狠在心里默默念道:「好!八婆!你不是没完了不是?!……好!老子就陪你玩玩!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明天还来不是,好!老子明天就要让你体会一下什么才叫强奸!!」

  一晃眼瞅到手背上那道疤――是跟自家宝宝玩强奸时留下的,转念又想:「嗯,强奸,这,还不怎么熟练啊!这连强奸个宝宝都挂了彩,要是强奸那母老虎……那还不得让她给生吞了?……嗯,这事只能智取……对了,小悦那天,酒里下的那药……我记得跟他要过药来着,怎么……」

  又想到崔千柔那冷颜跋扈的脸在药物刺激下,变得风骚无比,不停向他求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表情,身子一阵大热,不由冷冷一笑:「……八婆,老子要用鸡巴告诉你,什么叫操(淫色淫色4567q.c0M)逼!什么叫强奸!!……」

  ……

                 -

  「老公……老公……」一阵呼唤把男人从幻想里叫出来,见三个女孩都是满脸担忧的看着他。

  再看桌子上她们的饭碗已经撤了下去,小吃了一惊,心想自已这阵幻想应该耗时不短。

  「老公,快吃饭吧,这菜都凉透了……老公,你刚才好吓人啊……」

  「嗯?老公有什么吓人的?」男人迷惑的问。

  「老公,你刚才那个笑……电视里那些个坏人都是那样笑的……」

  男人一脸迷惑的转脸看旁边一对姐妹,见她们也是红着脸,几乎同时点了点头。

  「……」给嘴里的饭呛了一下,男人猛的咳嗽几声,忙喝了几口水,定了定神,然后一脸严肃的说:「让你们别看那么多韩剧,你们就是不听!……看把你们误导的!你们说说他们都演了些什么,整天就靠着张小白脸,还有半点演技么?
  ――好人都让他们演成了坏人了!!「

                 -

  「小静、小怡,你们去帮你们赵姐姐放放水,一会儿陪老公洗个鸳鸯浴,哥哥先去里屋打个电话。」

  饭后男人对女孩说,也不理女孩羞红的脸,转身已进了卧室。

                 -

  「什么事?」电话里一个轻轻的,颇为文静、淑女的声音。

  周飞吓了一跳,一恍里还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过了半晌才说:「小悦,那……那是你么?怎么,怎么听着怪怪的?」

  「……」

  「你她妈的别这么温柔好么,我受不了了,这都勃起了。」

  「……」那边还是不吭声。

  「……」男人尴尬的咳嗽几声说:「病好了么小悦?」

  「嗯,没什么事了……我现在在上海,在检查身体……」仍是温柔似水。
  「嗯?你病很重么,怎么检查个身体得跑那么远?」

  「……,就是做了个体检,没什么大事……什么事徐凡?」

  「嗯?你真没事?」

  「……」

  「啊……我有点事……那个,那天,你在我酒里下的药……嗯,你还有吧?」
  「……,有。」

  「那个,小悦,这,那个……」男人结巴起来――这时候他只感觉对方是个女孩子,而跟一个女人要用来迷女人的药,总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情。

  「一会儿我发给你个号码,你直接找四姨吧。她那边什么药都有。」

  「啊!联系她?」想到那张恨不能要阉了他的脸,男人不由的喃喃一句。
  「没事,徐凡,我已经跟四姨说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

  「……,徐凡,如果……如果我是,如果我一直就是……的话,你高兴么?」
  「嗯?你是什么呀小悦?你说大声点,我没听清。」

  「徐凡……我爱你!」

  说完那边挂了电话。

  「……」男人呆呆的拿着手机,半天才回过神,喃喃的说:「不用非得说出来吧……」

                 -

  男人按小悦发给他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什么事鸡巴?!」男人刚说了声「喂」,电话另一边四姨便冷冷的招呼他说。

  「……」男人给呛了一下子,刚才的那点温情给一下子撕得粉碎,全身冰冷一片――这个四姨不知医治阳萎的手段怎么样,治疗勃起倒是只需她一句话――定了定神说:「四姨,我需要点药,就是那种,嗯,又能让女人全身无力,又能让她们发骚的那种……」

  「操(淫色淫色4567q.c0M)!鸡巴!我就知道,老娘这辈子哪看错过人?!」四姨那边猛的提高音量打断他说:「老娘第一眼就看出来了你她妈不是什么好鸟!还她妈的『浑身无力』,就你那块,你那身手,搞个逼还得让人家浑身无力,我呸!你也好意思活着!用不用老娘过去帮你按手把脚呀?!」

  「……」

  「还要人家发骚?鸡巴,你以为发骚跟尿尿一样么,会那么容易?你念过书吧鸡巴,那种药得长期服用……哪儿有什么一喝就发骚的药?你她妈是不是看黄书看多了,你以为这世上还真她妈有那种,那种什么让女人吃了就发骚,而且不操(淫色淫色4567q.c0M)逼就会死的药?」

  「……」

  「鸡巴,你听好了,这里是老了就要去养老院或是扒个坑把自己埋了的世界,不是什么越老越狗屁内力深厚的武侠……操(淫色淫色4567q.c0M),扯远了……鸡巴,知不知道那最多都只是让人兴奋的,发不发骚还得看是什么女人,还得靠环境、气氛、男人长相以及下三路的手段……」

  「……」

  「知不知道鸡巴,让一个男人勃起比让一个女人发骚要容易一百万倍,你知不知道你们男人是什么动物?――是视觉、下半身动物!!知不知道我们女人是什么动物?――是感性动物!!『感性』!鸡巴,知道感性什么意思么――我们女人发骚得需要感觉的——你以为让你鸡巴胀起来的药就能轻易让女人发骚?你作梦小子!!……那些药会让有情欲的女人发骚的快一些罢了,如果天生的性冷淡,那什么药对她来说跟吃大米饭没什么区别……」

  「……」

  「嗯,还有一些不过就是像毒品一样让人产生幻觉什么的……对了,那些注射型的有些超出了老娘研究的领域,据说起码功效是要比口服的药物要强的多,不过鸡巴,听好了,药效越强副作用就会越大,就会越伤身,用长了还会有产生依赖,你如果对人家好的话……鸡巴,喂!你死了么?没死的话放个屁……」
  「四姨,听着呢,您接着说……」男人语气里一片的敬仰之情。

                 -

  男人从卧室出来,见三个女孩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个个小脸红红的,哪是在看电视的样子。

  「水放好了么?」男人走过去问。

  见三个人都红着脸不回话,又说:「还看什么电视,快关了,陪哥哥、老公去泡个澡。」

  又挤在她们中间,坐在沙发上说:「小静,小怡,来,帮哥哥把衣服脱了。」
                 -

  不大的白色浴缸里挤着三个人,男人全身赤条条的站在水里,赵小雅身无一物的跪在他身前水里,缓缓的一边吞吐着男人笔挺的鸡巴,一边羞羞的仰头看着男人。

  刘怡也是全身赤裸着靠着浴缸里边侧沿,在侧面含着男人的一只龟蛋,正轻轻的含吮着。

  而她的姐姐则挺着一对巨乳,穿着条白色的内裤,站在浴缸外,弯着腰双手搭在浴缸的的外沿上,探着头正含着男人另一只龟蛋,与妹妹一起吸吮着,舔弄着,两根小舌不时会碰在一起。

  「嗯……」男人一边喘息着,一边低头看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孩,美分着三种,羞态也是三样,望向他的眼神却是一样的含情脉脉……

                 -

  男人躺在浴缸里,被三个女孩舔得一片润泽光亮的鸡巴直直的挺在水面之上,对着还是穿着内裤站在水缸外的女孩说:「小静,怎么哥哥的话也不听了……快,快把内裤脱了,过来!」

  女孩却仍是不动,过了会儿低着头细声说:「哥,我来月经了……」

  「……」男人呆了一下,心里轻叹一声:「操(淫色淫色4567q.c0M)!4P就这么难么?」

  嘴里却安慰女孩说:「小静,别难过,大姨妈自己要来,又不是你的事……
  来,小怡,你上来!「

  女孩还在犹豫,男人又指着自己的嘴对女人说:「对了,宝宝,你先跨上来,……快,宝宝……嗯,这就对了,来,再靠近一点……来,自己动手,把小逼掰开,哥帮宝宝舔舔伤口……」

                 -

  男人一边吮着女人的阴蒂,一边挺胯迎合着女孩的耸动,感觉着耸动的速度忽的加快,知道她马上就要来了,在女孩耸在最高处,他却猛的把身子向后一撤,把鸡巴从穴道里拔出来,说:「小静,来,给哥哥含一含。」

  女孩盯着妹妹与男人的胯间,身子正是一片燥热,听到男人的话,先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脸再一红,却毫不犹豫的俯下身,仔仔细细把整个肉茎舔吮一遍,又按男人的要求把它放回妹妹湿湿的小穴里……

  眼见着妹妹又要到达高潮的边缘,那鸡巴又给男人给撤了出来,让她再舔舐一番……

  反复几次,没等她舔完,妹妹喘息着,自己主动的拿着鸡巴塞进小穴里,然后疯了似的在上面窜起来,等男人再次拔出时,见妹妹「哇」的一声哭了,喘息着说:「徐凡哥!……求求你!快给我,快给小怡!!呜……哥,小怡难受!!
  快操(淫色淫色4567q.c0M)小怡!!快操(淫色淫色4567q.c0M)!!!……「

  ###############################
  深夜,从赵小雅那边出来后,周飞打了辆车急急的向家赶。

  「小伙子,广告公司的么?」开着车的大叔忽的问。

  「嗯?」

  「啊,终于没猜对。」

  「嗯?」

  「要知道啊,小伙子,晚上这个点儿,我们主要有三个客源……」

  「嗯?」

  「一个是出台的小姐,一个是喝完酒找小姐的嫖客,还有一个就是广告公司里刚加完班的搞设计的。――你这又没喝酒……」

  「……,叔叔,你给漏了一个……」

  「嗯?」

  「刚搞完3P半,又急赶着要回家搞老娘的……」

  「嗯?」

                 -

  周飞悄悄打开门,把背包、礼盒先放到自己屋,然后穿着短裤光着脚轻轻的来到妈妈的房门前,试了试,房门果然没锁,给他缓缓推开。

  「小倩,等急了吧……」把门轻轻关上后,男人压着嗓子说,借着淡淡的月光,见女人正趴躺在床上。

  「嗯?」男人鼻子一皱,闻到一股酒味,不由问:「小倩,喝酒了?」
  周飞这个妈妈平常可是从来不喝酒的,记得他上次过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她喝了一杯啤酒,结果睡了一下午。

  男人微微有些不悦――才几天没操(淫色淫色4567q.c0M)就跟我耍小性子,这还借酒消起愁来了…
  …那位都让人强奸了,能不使劲安慰一下么……再说又没说不回来。

  转念又想,书上都说了,这女人吧,尤其是三、四十岁的成熟女人,一旦让她们尝到性爱的滋味,那可就跟吸毒上了瘾一个样。

  不由又一阵的内疚,边往床边走边说:「小倩,电话里老公不是都说了今晚会尽量赶回来么?……啊,宝宝,别生气了,赵老师那边真是有事……」

  边说着边把女人身上的毛巾轻轻掀开。

  「……」就着窗帘透进来的丝丝路灯光,看到眼前赤条条白白的一片,尤其是那凹凸有形的臀瓣,男人只觉欲火一下子窜到了头顶,短裤几乎在瞬间给支起了一道帐篷,喃喃的说:「小倩,原来你这都脱好了,真乖……嗯?你去烫头了么小倩……对了,这样才听话么,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没事多跟小姨取取经,学学打扮……」

  「……」女人身体轻轻颤了一下。

  「小倩,你看咱这如花似玉的,比小姨差到哪了?」男人边摸着女人的白屁股边说,像是在夸着它,顿了顿又说:「可小姨那一打扮……啧……我要是姨夫的话,把鸡巴磨成针也心甘情愿……」

  「……」女人身子又抖动了一下。

  「……啊小倩,别生气,老公就是随口说说,其实,咱家小倩不化妆也比小姨性感多了……再说,宝宝这处绝世美逼,估计小姨是远远比不上的……来,今晚咱就用这小逼把老公的鸡巴磨成针……」

  一边说着一边把短裤褪了下去,把着肉茎,俯下身,把肉龟触上女人的逼缝,轻轻把两片小阴唇拨开,只觉逼眼温温湿湿的,龟尖像是浸在了温泉里,轻喘一声,说:「小倩,还装睡……这都这么湿了……」

  女人在龟尖与穴口相触的那一瞬,身子猛的向上弹了一下。

  「小倩,老公就是喜欢你这敏感的小逼……」男人把肉龟重新放回逼口,女人又抖了下身子,又一股汁液淋上肉龟。

  男人拿着鸡巴正在逼缝上划弄着,女人却颤抖着身子向旁边猛的挪了下屁股,把肉龟甩了出来。

  「……」男人呆了一下,把肉龟重新放上,低声训道:「小倩!听话,别耍小性子!」

  话音未落,肉龟又给女人甩了出去……反复几次,男人一阵火大,伸手就朝那雪白的屁股上扇了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与女人的急促的闷哼一时混在一起,女人终于不再动,男人边拿着鸡巴在女人的逼口划弄着,边用另一只手揉着屁股刚给打的那一处地方,歉声说:「小倩,这才听话么……啊,听话老公才疼你……」

  划弄里,不一会儿,那鹅卵般大小的肉龟就给淫液涂遍,然后,顺着水源来处,缓缓把龟头挤了进去……

                 -

  「嗯……」身下女人闷闷的呻吟了一声,一听便知是经过了极力的压抑才从牙缝里溢出来的。

  「……」肉龟一扎进,男人便觉不对,头嗡的一声:「操(淫色淫色4567q.c0M)!妈妈呢?……这是谁?……」

  龟头仍在炽热的小穴里,男人呆在那里,一时不知是该拔出来,还是装着糊涂继续插进去。

  犹豫好久,最终心里残留的些许理智战胜了欲望,轻叹一口气,缓缓把肉龟拖了出来……

  在逼口与龟身相别的那一刻,随着「波」的一声响,身下女人闷哼了一声,似乎在诉说着不舍……男人感受着女人的那声闷哼,随着龟身传来的爽意不由的又把肉龟又挤了进去……想了想,良心谴责之下又拔了出来……

  反复几次,逼口处的淫水越聚越多,男人还在犹豫着,忽的内心里一个声音大骂:「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妈!!你赶紧把自己阄了算了!!――人家忍了半天都不反抗,这逼水都能把鸡巴浮起来了,不就是在等着你操(淫色淫色4567q.c0M)么!再说你如果不操(淫色淫色4567q.c0M)她,不拖她下水,你跟你妈的丑事怎么办――你不会真把你妈当自己老婆了吧?!就你这傻子也配?!……」

  男人终于不再犹豫,把肉龟再次缓缓挤了进去,正要用力向里送,女人抖着身子忽的自己把屁股向后一挺!

  两个人的力道合在一起,加上逼内已湿滑无比,虽然男人鸡巴内径巨大无比,前端一小半截肉茎还是轻松的如枪没奶油般的进了蜜道。

  「嗯……」两个人几乎同时舒爽的重哼一声。

  男人这时更不犹豫,一不做二不休,把身子全力向下一压,鸡巴呼啸着向里扎去!

  「啊……」下面女人急急的用手捂住嘴,喘息、呻吟不断,从指缝间又漏出长长、压抑的呜咽声,像是在遭受着极大痛楚,又像是在忍受着极度的快感。
  「嗯……」重重喘息一声,男人低头见整个肉茎几乎给逼户全根吃了进去,只觉龟尖扎在一处柔软滚烫的所在,肉柱给窒肉紧紧的攥住,反复的揉碾着,尤其是肉逼深处――这一瞬间它感应着快爽拖拽着把肉茎向深处吸,另一瞬间又似乎受不了那苦楚把它向外推――显然是处从未被开垦过的荒芜之地。

  男人看着身下性感翘圆的臀瓣被鸡巴串着,不停的上下抖动着,又觉鸡巴像是插进了岩浆里,给一重一重的窒肉裹得严严实实,不由重重的喘息几声,就着感觉让龟头在穴底轻轻研磨了一番,装着糊涂说:「小倩,没想到喝过酒,你小逼会这么热,这么敏感……嗯,真舒服……小倩,以后要接着喝……嗯,几天不操(淫色淫色4567q.c0M),宝宝这小逼又紧了……真想死在你逼里……」

  「嗯……」女人随着他这一番的研磨又细细哼了一声。

  「会是谁呢?」男人缓缓抽送着,一边想着一边说:「小倩,还生气呢……
  要知道,打是亲……啊,别生闷气了宝宝,来,跟老公说说,想不想老公……想不想老公的鸡巴……「

  「……」女人趴在那里,细细喘息着,没有男人想得那么蠢,仍是不吭声。
  「不会是小姨吧?!」听着女人的喘息、呻吟,盯着那卷曲的长发,男人忽的想到,一愣间不由的把鸡巴猛的撞上花心。

  「嗯……」随着男人肉龟在穴底狠狠的一磨,女人又从牙齿里挤出一声呻吟。
  「不会的!不会的!」男人边抽送着,边摇摇头:「哪可能?小姨可是从来不喝酒的……再说,小姨有次过来跟妈妈睡在一起,第二天早饭的时候,红着眼、黑着眼圈说她再也不过来睡了,说她这个姐姐太会过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一点也不会享受生活,说这个床太低档,太硬,搞得她一晚上都没睡好……说她这辈子再也不会过来睡了……还开玩笑说,以后除非有外甥的胸脯垫着她才会在这边过夜……」

  「对,绝对不会是小姨!」得出这个结论,男人重重舒了口气,可想着小姨那风情万种的样子,内心深处却又有一丝失望,不过,无论如何,随着身下女人的轻轻迎挺,鸡巴抽送的愈加的自然了起来。

  「不会是舅妈吧?!」男人一顿,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转念又想:「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要知道……」

  「是隔壁李阿姨?……不会的!……」

  「是姐姐?!……嘿……更不可能……」

  「是小倩的同事?……」

  「会是谁呢?最好别是认识的人……她应该早已经醒了吧?可是不是也醒酒了呢?……嗯,对了,到底是谁瞅一瞅不就得了……」

  想到这里,终于变得聪明了些的男人定了定情绪,边缓缓抽送着鸡巴,边俯下身伸手去掀女人趴着的脸,边说:「来,我的好小倩,好宝宝……来,让老公亲亲……」

  女人却使劲梗着脖子,死活不侧过脸让男人亲。

  男人也不强求,放开手,闭上嘴,两双手支在女人身体两侧,全心全意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着下面的小逼,慢慢加快了抽提速度,一边抽送着一边根据女人反应找到逼内的敏感点,加力专攻那一处地方,非得要把女人操(淫色淫色4567q.c0M)出声音,至少让他知道是不是什么熟人……

                 -

  夜深,人静,卧室。

  双人床的吱吱声,男人粗重的、女人细细压抑的喘息声,伴着肉体相击、男女性器交融的淫响,一时间,屋内淫靡一片。

  男人随着快感愈来愈烈,这时早忘了最初的目的,只是越来越重、越来越急的抽插着,单纯着追求着快感,让它来的更加的猛烈!

  感觉着女人越难越难以压抑的喘息,感觉着女人绷得越来越紧的身子,在一刻,在肉龟划过那一处敏感点之后,男人顺着力道,把鸡巴猛的向深处扎去,狠狠的戳进女人的花心……

  女人身子猛的一阵抽搐,细细白白的脖颈霍的仰起,小口一张,轻轻的喃喃几声:

  「啊!……死了!死了!死了!!……」

                 -

  儿臂般粗细的肉茎陷入女人逼户深处,感觉着窒肉一阵猛似一阵的揉握着、吸吮着……

  肉茎随着这一串喃喃之声猛的胀了两圈有余,全身忽一阵发冷,又忽一阵发热,脑子里则像是煤火上给人浇了一杯水,那欲火像是给浇息了一半,又像是更加的涨热起来。

            这个声音他当然熟悉――

  「小姨!!」

  ***********************************
  什么事没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连写带校正,用了一整天时间拱出这一章来,到现在,忽的有些累,不知自己图的是什么。

  这里的时间刚刚过了零点,现在算是11月11号,那就找点意义,算是把这一章献给所有的单身汉吧。

                 -

  以后不再定期更新了,想由着自己的闲余时间多少来写――忙的时候就停下来,闲的时候就多写些。――如果忙的时候多些,这里提前请关注的朋友见谅。
  谢谢小脸猫版主长期的照顾,谢谢几位随着剧情陪在下走过来的朋友,谢谢各位朋友的回帖――只是作个阶段总结,并不是告别,告别的话已经说过一次,再说就太没意思了。

  这个故事,写到现在,感觉才刚开了个头,比自己最初的预想要长很多,或者说写的比自己预想的要拖拉,不过,无论要写多少章,尽量争取把故事完全展开后再撤。

  以前对回贴看得挺重的,回想起来,确实挺没意思的――这篇文终究是为自己写的,既然不是在学什么雷锋,就没资格要求大家看完非得有所反应(没有上来骂的其实已经很给面子了),应该这样才自然、才洒脱――在下爱写不写,大家爱看不看。

  但,这篇文如果只是写完放在自己电脑里,那肯定是写不到现在的,所以,最后特别要感谢留园提供的这个让在下可以展示的平台,再次谢谢小脸猫版主。
  此致。

  ***********************************
              35、阴插阳错

                 -

  「你怎么啦老公?」赵小雅一脸担忧的看着男人。

  「二叔!你狠!你这不是整我么!明知道我跟那个八婆不对付…」男人心里想着,忽的又想起那天跟二叔说开帐户的事,那天二叔说起八婆来,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的,应该是想跟他交待这事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老多说一句会死么…」

  男人恍惚半天,终于开口说:「宝宝,你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跟老公说说!」
  「老公…」女人看看旁边两个女孩。

  「嗯,小静、小怡,今晚的饭菜交给你们了,我跟你们赵姐姐去谈谈事情,走宝宝,去你卧室…走啊宝宝,愣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

                 -

  床上,赵小雅躺在男人怀里:「上周二,同事聚会,她跟那些男人喝了很多酒…卫生间里,她抱着我说他喜欢我,说她从第一眼就看上我了…我很害怕,跟她说我已经有老公了。」

  「…」

  「她跟我说,男人既肮脏,又花心,说你们结完婚,只会把孩子、老婆扔在家里不管,整天出去找野女人…说她会一心一意对我,会一辈子对我好。」
  「…」

  「她亲我,我把她嘴唇咬破了。第二天,柔柔跟我道歉,说当时她只是喝多了,让我别放在心上,说她以后不会再那样了。」

  「…」

  「上周五,上班的时候,柔柔给我钥匙让我去她家拿份文件,说是她走不开。…没想到她在后面跟着也回了家,把我堵在她卧室里,…把我手脚捆在两头床柱上…」

  「…」

  「老公,我…嗯…我反抗了,可她力气太大,我想喊,可…嗯…嘴给她用…胶带胶住了…嗯…」

  「然后呢…」见女人喘息着老半天不吭声,男人轻轻催促说。

  「老,老公…嗯…能不能把手拿开…我,嗯…我好难受…」

  「她这样摸你了么宝宝?」男人继续揉着女人的两对大乳。

  「嗯,她亲…」女人低下头。

  男人轻轻的把女人的衬衣、乳罩扒了下去,让两只尖乳跳了出来,又把女人扑倒在身上,吸吮着乳晕说:「这样么?」

  「…」女人张口低声呻吟。

  「接着说宝宝,然后呢?」男人一边吸着一边说。

  「亲…亲我下面老公…」

  「好,宝宝。」男人把身子慢慢移下去,去扒女人的裙子。

  「不,不是老公…我,我是说她亲了我下面…」

  「那老公就不可以么?」

  一边说着,男人一边把女人的内裤撸了下去,又故作生气的说:「宝宝,你这是想她湿的么?」

  也不等女人回话,把头投进她胯间,整个含住垂涎欲滴的密缝,长长的一吮,那圆润的翘臀随着这一吮猛攻的向上一抬,把柔若无骨的苗细身子弯成一个拱形。
  还没等落下,长长、鲜嫩的阴芽又给男人紧紧含住,又一阵长吮,那细细的身子又抖动一番,女人一声紧似一声的喘息起来,像是马上要喘不上气,牙缝里挤出一个羞羞的声音:「老公,我想要…给我…」

  男人却不动,忽的想起什么问:「宝宝,给女人舔一下,也没什么的,亭亭和琳琳不是都舔过你么?…跟我说一下不就得了?怎么你那么大反应?」

  「…亭亭,琳琳,那是老公让舔的。可…她还用,用那个磨我,老公,我…我还来,来了…」

  「什么来了宝宝?」

  「…高,高潮了老公…」

  「…」

  「老公,对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故意的倒也好!」男人咬着牙狠狠的想着:「…死八婆,你狠!用个逼就把我老婆搞高潮了!…要是把俺老婆搞成同性恋了,我她妈还有脸挺着鸡巴活么?」

  「对不起,老公…」看着男人的神情,女人小心的说。

  「这怎么能怪你呢宝宝,」男人醒过神,忙轻轻安慰起来:「其实,让女人舔一下,磨一下是没什么的宝宝…」

  男人忽的一停,改口说:「不过,必须先征求老公的同意,知道了么宝宝。」
  「…」女人羞羞的点点头。

  「宝宝,老公问一下,是她的逼磨得好呢,还是老公的鸡巴插的好呢?」
  「…,老公,我天天晚上都梦到…你…你插…」

                 -

  「哥,吃饭…」刘静推开门,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只见眼前一张双人床,男人双脚搭在地上坐在床边,赵姐姐一丝不挂的脸冲门跨坐在哥哥胯上,双手扶着男人的大腿,身子上下慢慢艰难的耸动着。

  那晕红娇美的小脸,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着润泽的光芒,起伏里,一脸的陶醉之情,胯间那根深褐色的肉棒全根通湿,忽隐忽现…

  刘静呆呆的看着,忽的惊了一下,听身后妹妹说:「姐姐,愣着看什么呢,饿死了都,快叫哥…啊!…」

  刘怡看着屋内景象,捂上嘴,跟姐姐一样的呆站在原地。

  「小静、小怡,快进来!…嗯,再把门关上――让外人看到像什么!!」男人喘着粗气说。

  两个女孩听话的关了门,走了进来。

  女人眯着眼,呻吟着,一刻不停的在肉柱上套弄着,仿佛不知道屋里新来了两个观众――只是那逼口处,一波又一波的淫液涌出来,沿着肉柱向下淌去。
  两个女孩一边看着,不由的一点点的靠近,眼睛始终不离眼前一男一女的身体连结处。

  只见赵姐姐浓密的阴毛下面,那长的出奇的阴蒂高高的竖着,哥哥从乳房上让出一只手,抚摸着移向逼户,先在逼口沾了些粘液,把指肚轻轻的点上阴尖,每点一下,赵姐姐就会轻叫一声,同时身子猛的向上耸动一下。

  那吟声像是在蜜液里浸泡过,淫靡不堪――哪里还是那个娴静内敛的大姐姐模样?

  姐妹两人轻轻的夹紧双腿,咽着唾沫,又不由的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脸上仿佛看到自己的情欲,娇红的脸颊更加的红润起来…

                 -

  一男三女,四人围坐在餐桌上,沉默的吃着饭。

  三个女孩都红着脸,扭捏不已,只有男人神色泰然自若,脸皮厚似牛皮,坚不可摧――仿佛刚才当着两个未成年少女的面,把女人操(淫色淫色4567q.c0M)得全身绵软、胡言乱语的人不是他。

  「宝宝,那个狗屁单位以后别去了,我让二叔帮你把工作辞了。」男人一脸严肃的说。

  「可…老公,可我的工资就…」

  「放心宝宝,你的工资他们一分钱也短不了你的,他们要是敢扣你一分钱,我就去找韩叔…还反了他们,这警察局还无法无天了!」

  「可老公,现在工作…那样的工作多不好找…」

  「宝宝,可别再可是可是的了。这不有老公么,老公在你还怕什么…咱也别找工作了,咱宝宝自己当老板!」

  「…」女人迷惑着看着男人。

  「宝宝,别想的太多。这两天,你们三个大小宝宝陪老公去爬爬X山,放松一下。」

  「哥,」刘静在旁边轻轻的说:「能不能去颐园游乐场…小怡一直想去的…」
  「…」男人呆了一下:「那个地方你们还没去过?」

  「…」小怡红着脸点点头。

  「…」男人湿了眼:「小怡,哥哥该打!对你一点也不关心…对了小怡,哥哥不是都给你和你姐每人一万块钱的卡了么,你这也放假好几天了,想去,去不就得了,哥哥也不会限制你的自由…」

  「…」刘怡只是红着脸不说话。

  「哥,」刘静旁边轻轻的解释说:「妹妹是想让哥哥陪着去。」

  「…」男人久久不语,放下筷子,对着女孩轻轻的说:「小怡,过来,让哥哥抱抱。」

  女孩看了一眼姐姐,红着脸慢慢的走上前,被男人轻轻抱起,放在大腿上。
  男人轻轻抚摸着女孩的小手,感觉虽然比之前润滑了许多,却仍是粗糙的很,不由的皱眉问:「怎么没摸护肤品的么小怡?」

  「好贵的哥…」女孩细细的说。

  「啊,是哥哥不好,只给你们那么点钱…你们女孩的化妆品什么的哥哥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什么价格,跟哥哥说说要什么牌子的,多少钱,哥哥给你们买…」

  「不是哥,你给的钱足够了,就是…就是一瓶得要花好几十呢,我觉得没必要,钱还是省点花…」

  「…」男人又是湿着眼久久不语,看看眼前这三个女孩,都是过惯苦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过于会过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的主儿,叹了口气说:「小怡,小静,以后别给哥哥省钱,哥哥如果养不起你们,让你们吃苦,哪还配做你们男人,啊,以后钱不够花了就跟哥哥说,想买什么就跟哥哥说…小静,你这个当姐姐的,以后要带个头…」

  「…」刘静不说话,只是羞羞的点了点头。

                 -

  「老公…」赵小雅犹豫半天,终于张口说:「柔柔怎么办,她今天过来了,说明天还要来…」

  「嗯?」男人停下筷子,眉头一皱,说:「她这还没完没了了?!这欺负人都欺负上门了?!」

  「老公…对不起啊…其实我资料上填的地址是我舅舅那里…周六她过去,我舅妈骗她说我去云南老家了,可她真按我舅妈给她的地址去了云南,我舅妈说她今天从云南回来后,拿枪指着她,我舅妈就只好…」

  「…」男人想着八婆一脸激愤的用枪指着女人那个舅妈的场面,不由的同情的点了点头。

  女人这个舅妈可是个软的一概不吃,稍微来点硬的就会尿裤子的主儿。记得上次他拿着女人姥爷留下来的遗嘱过去谈判,要用遗嘱交换女人写的借据,要用女人对房子的一部分所有权抵消为她妈妈治病所欠的钱。明显对她们一家有利的事,她却死活不同意,说什么房子原本就是她们的,欠帐一个子也不能免。当男人一时气愤把她们家的一个凳子给一巴掌拍个稀烂,这才急急的把欠条拿了出来。
  「今天中午,」女人接着说:「柔柔过来,跟我道歉,说她不该对我用强的,说她会对我负责的…我抵着门不让她进,只是说我脑子乱的很,希望能静一静,柔柔就说她明天再来…」

  「八婆!这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女人还操(淫色淫色4567q.c0M)上瘾了!还它妈的『负责』,你一个逼货能负得起什么责任?!」男人心里狠狠说,却又联想到「八婆」全身赤裸裸的与宝宝磨逼的样子,不由的身子一阵的燥热。

  「她不知道我是你老公吧宝宝?」男人问。

  「…应该不知道老公。」

  「不知道就好…」男人狠狠在心里默默念道:「好!八婆!你不是没完了不是?!…好!老子就陪你玩玩!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明天还来不是,好!老子明天就要让你体会一下什么才叫强奸!!」

  一晃眼瞅到手背上那道疤――是跟自家宝宝玩强奸时留下的,转念又想:「嗯,强奸,这,还不怎么熟练啊!这连强奸个宝宝都挂了彩,要是强奸那母老虎…那还不得让她给生吞了?…嗯,这事只能智取…对了,小悦那天,酒里下的那药…我记得跟他要过药来着,怎么…」

  又想到崔千柔那冷颜跋扈的脸在药物刺激下,变得风骚无比,不停向他求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表情,身子一阵大热,不由冷冷一笑:「…八婆,老子要用鸡巴告诉你,什么叫操(淫色淫色4567q.c0M)逼!什么叫强奸!!…」

  …

                 -

  「老公…老公…」一阵呼唤把男人从幻想里叫出来,见三个女孩都是满脸担忧的看着他。

  再看桌子上她们的饭碗已经撤了下去,小吃了一惊,心想自已这阵幻想应该耗时不短。

  「老公,快吃饭吧,这菜都凉透了…老公,你刚才好吓人啊…」

  「嗯?老公有什么吓人的?」男人迷惑的问。

  「老公,你刚才那个笑…电视里那些个坏人都是那样笑的…」

  男人一脸迷惑的转脸看旁边一对姐妹,见她们也是红着脸,几乎同时点了点头。

  「…」给嘴里的饭呛了一下,男人猛的咳嗽几声,忙喝了几口水,定了定神,然后一脸严肃的说:「让你们别看那么多韩剧,你们就是不听!…看把你们误导的!你们说说他们都演了些什么,整天就靠着张小白脸,还有半点演技么?――好人都让他们演成了坏人了!!」

                 -

  「小静、小怡,你们去帮你们赵姐姐放放水,一会儿陪老公洗个鸳鸯浴,哥哥先去里屋打个电话。」

  饭后男人对女孩说,也不理女孩羞红的脸,转身已进了卧室。

                 -

  「什么事?」电话里一个轻轻的,颇为文静、淑女的声音。

  周飞吓了一跳,一恍里还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过了半晌才说:「小悦,那…那是你么?怎么,怎么听着怪怪的?」

  「…」

  「你她妈的别这么温柔好么,我受不了了,这都勃起了。」

  「…」那边还是不吭声。

  「…」男人尴尬的咳嗽几声说:「病好了么小悦?」

  「嗯,没什么事了…我现在在上海,在检查身体…」仍是温柔似水。

  「嗯?你病很重么,怎么检查个身体得跑那么远?」

  「…,就是做了个体检,没什么大事…什么事徐凡?」

  「嗯?你真没事?」

  「…」

  「啊…我有点事…那个,那天,你在我酒里下的药…嗯,你还有吧?」
  「…,有。」

  「那个,小悦,这,那个…」男人结巴起来――这时候他只感觉对方是个女孩子,而跟一个女人要用来迷女人的药,总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情。

  「一会儿我发给你个号码,你直接找四姨吧。她那边什么药都有。」

  「啊!联系她?」想到那张恨不能要阉了他的脸,男人不由的喃喃一句。
  「没事,徐凡,我已经跟四姨说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

  「…,徐凡,如果…如果我是,如果我一直就是…的话,你高兴么?」
  「嗯?你是什么呀小悦?你说大声点,我没听清。」

  「徐凡…我爱你!」

  说完那边挂了电话。

  「…」男人呆呆的拿着手机,半天才回过神,喃喃的说:「不用非得说出来吧…」

                 -

  男人按小悦发给他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什么事鸡巴?!」男人刚说了声「喂」,电话另一边四姨便冷冷的招呼他说。

  「…」男人给呛了一下子,刚才的那点温情给一下子撕得粉碎,全身冰冷一片――这个四姨不知医治阳萎的手段怎么样,治疗勃起倒是只需她一句话――定了定神说:「四姨,我需要点药,就是那种,嗯,又能让女人全身无力,又能让她们发骚的那种…」

  「操(淫色淫色4567q.c0M)!鸡巴!我就知道,老娘这辈子哪看错过人?!」四姨那边猛的提高音量打断他说:「老娘第一眼就看出来了你她妈不是什么好鸟!还她妈的『浑身无力』,就你那块,你那身手,搞个逼还得让人家浑身无力,我呸!你也好意思活着!用不用老娘过去帮你按手把脚呀?!」

  「…」

  「还要人家发骚?鸡巴,你以为发骚跟尿尿一样么,会那么容易?你念过书吧鸡巴,那种药得长期服用…哪儿有什么一喝就发骚的药?你她妈是不是看黄书看多了,你以为这世上还真她妈有那种,那种什么让女人吃了就发骚,而且不操(淫色淫色4567q.c0M)逼就会死的药?」

  「…」

  「鸡巴,你听好了,这里是老了就要去养老院或是扒个坑把自己埋了的世界,不是什么越老越狗屁内力深厚的武侠…操(淫色淫色4567q.c0M),扯远了…鸡巴,知不知道那最多都只是让人兴奋的,发不发骚还得看是什么女人,还得靠环境、气氛、男人长相以及下三路的手段…」

  「…」

  「知不知道鸡巴,让一个男人勃起比让一个女人发骚要容易一百万倍,你知不知道你们男人是什么动物?――是视觉、下半身动物!!知不知道我们女人是什么动物?――是感性动物!!『感性』!鸡巴,知道感性什么意思么――我们女人发骚得需要感觉的——你以为让你鸡巴胀起来的药就能轻易让女人发骚?你作梦小子!!…那些药会让有情欲的女人发骚的快一些罢了,如果天生的性冷淡,那什么药对她来说跟吃大米饭没什么区别…」

  「…」

  「嗯,还有一些不过就是像毒品一样让人产生幻觉什么的…对了,那些注射型的有些超出了老娘研究的领域,据说起码功效是要比口服的药物要强的多,不过鸡巴,听好了,药效越强副作用就会越大,就会越伤身,用长了还会有产生依赖,你如果对人家好的话…鸡巴,喂!你死了么?没死的话放个屁…」

  「四姨,听着呢,您接着说…」男人语气里一片的敬仰之情。

                 -

  男人从卧室出来,见三个女孩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个个小脸红红的,哪是在看电视的样子。

  「水放好了么?」男人走过去问。

  见三个人都红着脸不回话,又说:「还看什么电视,快关了,陪哥哥、老公去泡个澡。」

  又挤在她们中间,坐在沙发上说:「小静,小怡,来,帮哥哥把衣服脱了。」
                 -

  不大的白色浴缸里挤着三个人,男人全身赤条条的站在水里,赵小雅身无一物的跪在他身前水里,缓缓的一边吞吐着男人笔挺的鸡巴,一边羞羞的仰头看着男人。

  刘怡也是全身赤裸着靠着浴缸里边侧沿,在侧面含着男人的一只龟蛋,正轻轻的含吮着。

  而她的姐姐则挺着一对巨乳,穿着条白色的内裤,站在浴缸外,弯着腰双手搭在浴缸的的外沿上,探着头正含着男人另一只龟蛋,与妹妹一起吸吮着,舔弄着,两根小舌不时会碰在一起。

  「嗯…」男人一边喘息着,一边低头看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孩,美分着三种,羞态也是三样,望向他的眼神却是一样的含情脉脉…

                 -

  男人躺在浴缸里,被三个女孩舔得一片润泽光亮的鸡巴直直的挺在水面之上,对着还是穿着内裤站在水缸外的女孩说:「小静,怎么哥哥的话也不听了…快,快把内裤脱了,过来!」

  女孩却仍是不动,过了会儿低着头细声说:「哥,我来月经了…」

  「…」男人呆了一下,心里轻叹一声:「操(淫色淫色4567q.c0M)!4P就这么难么?」

  嘴里却安慰女孩说:「小静,别难过,大姨妈自己要来,又不是你的事…来,小怡,你上来!」

  女孩还在犹豫,男人又指着自己的嘴对女人说:「对了,宝宝,你先跨上来,…快,宝宝…嗯,这就对了,来,再靠近一点…来,自己动手,把小逼掰开,哥帮宝宝舔舔伤口…」

                 -

  男人一边吮着女人的阴蒂,一边挺胯迎合着女孩的耸动,感觉着耸动的速度忽的加快,知道她马上就要来了,在女孩耸在最高处,他却猛的把身子向后一撤,把鸡巴从穴道里拔出来,说:「小静,来,给哥哥含一含。」

  女孩盯着妹妹与男人的胯间,身子正是一片燥热,听到男人的话,先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脸再一红,却毫不犹豫的俯下身,仔仔细细把整个肉茎舔吮一遍,又按男人的要求把它放回妹妹湿湿的小穴里…

  眼见着妹妹又要到达高潮的边缘,那鸡巴又给男人给撤了出来,让她再舔舐一番…

  反复几次,没等她舔完,妹妹喘息着,自己主动的拿着鸡巴塞进小穴里,然后疯了似的在上面窜起来,等男人再次拔出时,见妹妹「哇」的一声哭了,喘息着说:「徐凡哥!…求求你!快给我,快给小怡!!呜…哥,小怡难受!!快操(淫色淫色4567q.c0M)小怡!!快操(淫色淫色4567q.c0M)!!!…」

  ##############################################

  深夜,从赵小雅那边出来后,周飞打了辆车急急的向家赶。

  「小伙子,广告公司的么?」开着车的大叔忽的问。

  「嗯?」

  「啊,终于没猜对。」

  「嗯?」

  「要知道啊,小伙子,晚上这个点儿,我们主要有三个客源…」

  「嗯?」

  「一个是出台的小姐,一个是喝完酒找小姐的嫖客,还有一个就是广告公司里刚加完班的搞设计的。――你这又没喝酒…」

  「…,叔叔,你给漏了一个…」

  「嗯?」

  「刚搞完3P半,又急赶着要回家搞老娘的…」

  「嗯?」

                 -

  周飞悄悄打开门,把背包、礼盒先放到自己屋,然后穿着短裤光着脚轻轻的来到妈妈的房门前,试了试,房门果然没锁,给他缓缓推开。

  「小倩,等急了吧…」把门轻轻关上后,男人压着嗓子说,借着淡淡的月光,见女人正趴躺在床上。

  「嗯?」男人鼻子一皱,闻到一股酒味,不由问:「小倩,喝酒了?」
  周飞这个妈妈平常可是从来不喝酒的,记得他上次过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她喝了一杯啤酒,结果睡了一下午。

  男人微微有些不悦――才几天没操(淫色淫色4567q.c0M)就跟我耍小性子,这还借酒消起愁来了…那位都让人强奸了,能不使劲安慰一下么…再说又没说不回来。

  转念又想,书上都说了,这女人吧,尤其是三、四十岁的成熟女人,一旦让她们尝到性爱的滋味,那可就跟吸 上一篇:40岁的我与90后美女的回忆 下一篇:我是男的,既然被两个男人强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