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色医传

色医传


 序1色──刀

  在一片寒冷的雪山中,隐居着一对夫妇,许羽生和扬瑗,两人分别身怀绝世武功,只因男的看破红尘,故选择此深山隐居,一者逃避仇家,二者两夫妻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神仙生活。夫妻育有一儿子,二个女儿。

  这天,在这夫妇两的房间里发生了……

  他的眼睛顺着扬瑗的手臂到了她的肩头,扬瑗的睡袍是那种深开领的对襟及踝长袍,这时她低头刚好将大片雪白晶莹的胸口露出来,连深深的乳沟也被许羽生看个一清二楚。

  他恨不得马上扒开她的胸襟口,将自己的脸埋进那对高耸的乳峰间,好好的嗅嗅她的体香。虽说已是六年的夫妻,许羽生对她还是那样的迷恋。

  这时扬瑗发现许羽生盯着她的胸口猛看,不由羞红了玉脸,娇羞不已的低下头来,道:「死鬼,都看了六年了,还没有看够吗?」

  「瑗妹,我想要!」许羽生边说边贴近了扬瑗的娇躯,两人的身体都并到了。扬瑗娇躯一软,轻靠在许羽生的肩头。许羽生的大嘴凑近她晶莹的耳垂,悄悄的告诉她:「我现在好想呀。」

  扬瑗听得心跳耳热,浑身发烫,含羞道:「你好坏啊!大白天的,小心你的三个宝贝。」

  许羽生手一紧,扬瑗的整个娇躯倒入了他的怀中,「今天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低头看着扬瑗红红的俏脸,得意洋洋地说道,「现在我要对你使坏啦!你不反对吧!」

  不待扬瑗反应过来,一张大嘴就严严实实地盖住了她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扬瑗嘤咛一声,双手攀上了他的头颈。同时张开樱唇,将许羽生的舌头引进了自己的嘴里。其实扬瑗早想这样做,一是内心怕羞,二是怕三个孩子。

  这时,许羽生可忙得要命了。舌头在扬瑗的小嘴里猛烈地搅动,吮吸着那里源源不断产生出来的香甜的津液,双手则不停地在她丰满的娇躯上抚摸着,用自己的手掌来描绘扬瑗那娇美动人的胴体。

  「好热啊!」许羽生的嘴巴一离开扬瑗的小嘴,她就娇吟道。许羽生拉开了她的胸领襟,露出里面娇嫩白皙的胸脯。随着袍子的打开,那对高耸入云的傲人双峰马上映入许羽生的眼廉。

  其实扬瑗故意不着内衣,就披一件睡袍,以方便许羽生的行动。雪白丰满的乳峰随着扬瑗的呼吸在她无限美好的酥胸上颤巍巍的抖动,看得许羽生心动不已,由衷的赞美:「好美啊!」说[全篇],就将一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入鼻是浓烈的乳香,?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幼诺那逑悖盟目跎疋嫦刖痛顺ぢ癫黄稹?br />
  感到许羽生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嫩的胸脯,扬瑗发出激情的娇吟,她深深感受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迷恋,没有一个女人会不为爱人对自己的疑迷而骄傲,扬瑗也不例外。她满心欢喜地抱住许羽生的头,让他尽情地吻着自己也为之骄傲的饱满酥胸。

  娇美身体在许羽生的魔掌下颤抖扭动着,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娇吟,一双玉手更是不安地在他的身上摸索。

  扬瑗的一双修长的玉腿不时的开合,口中不住地娇吟:「好热……好痒啊……好舒服……快点……」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了。

  许羽生激情地在扬瑗平坦坚实的小腹上投下了一连串火热的吻,痒丝丝的感觉让扬瑗舒服的呻吟出来。爱郎霸道高超的挑情手段让她的情欲高涨到了极点。她感到自己的下体是如此的空虚,急需东西来填满自己的火热。可恨这爱郎却是一直流连于自己[全篇]美无瑕的娇躯,似乎是不知道她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了。

  终于,扬瑗娇吟一声,勉力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口中腻声道:「生哥,快来吧!我好难受啊!」那言辞中极其震撼的诱惑力让许羽生再也无法忍耐了。
  许羽生知道今个要给她一个狠的,双手一分她嫩耦般的玉腿,挺起火热粗壮的阳具,对准那娇嫩鲜红的肉穴猛地尽根而入。微湿紧窄的肉洞被这庞然大物一下攻陷,「啊……」扬瑗大叫一声:「哥,慢点!」

  但许羽生知道是火候了,一把抱紧扬瑗的娇躯,屁股一阵大起大落,阳具在肉洞中紧抽急送,霎时间已是四、五百下,弄得扬瑗浑身酥麻,美得直抖哆嗦。
  泛滥的淫水让肉棒的活动更加的畅快,许羽生的小腹打在扬瑗雪白的耻丘上,发出「啪啪」的声响,配合着蜜穴里「唧唧」的抽送声,交织成一曲荡人心魄的音乐。

  火烫硕大的龟头撞击研磨着敏感娇嫩的花心,让扬瑗越发的爽快,只见她星眸迷离,双腿夹紧,将一个粉臀狂抛,猛烈地逢迎着。当许羽生的嘴离开她的檀口时,扬瑗马上发出了阵阵淫声浪语,连连叫美。

  许羽生越战越勇,加力狂抽猛插起来,记记着肉,次次撞心。扬瑗整个娇躯香汗淋漓,一颗芳心似被干散了一般,香唇大张,娇喘吁吁,爽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只知道将肉洞夹紧,粉臀猛耸,迎接着许羽生那狂暴的冲击,让快美的感觉一次次地席卷全身。

  许羽生一口气又干了四百余下,就觉得扬瑗的花心震颤,娇躯猛抖,肉洞越发的火热起来,似乎要将在里面的肉棒融化一般,便知她快要泄身了。便更加猛烈的抽动,忽听扬瑗尖叫一声:「不行啦……泄……了……啊……」

  许羽生只觉得有一股火热热的粘液浇烫在他的龟头上,从她的子宫口一吸一吮的冒出来……她是[全篇]了。

  扬瑗高潮后,阴道又把许羽生的龟头圈住了,一收一缩的,好像孩子吃奶似的吸吮着,包围着他火热的龟头。

  许羽生再也忍不住这要命的舒畅了,连忙一阵狠干,射在她还在收缩的子宫口,她经许羽生的阳精一浇,不禁又是欢呼:「啊……烫,你的好美……」
  许羽生淫笑一声,道:「小乖乖,你还要不要?」说着,让插在肉穴里的阳具跳了一下。

  扬瑗娇声道:「谁怕谁呀!第一回合就算我输了,再来!」

  扬瑗媚眼一抛,用自己丰腴的肉体贴着他,慢慢研磨起来,非常有技巧地引导着男人的情欲,那撩人心魄的肢体语言。

  许羽生感到自己怀中的女人像是一团火,烧得他燥热难当。他的双手不住地在她的丰满娇躯上摸索着,肥手抓住扬瑗肥美的粉臀肉丘,用力捏揉,胯下的肉棒早已硬得难受了。

  扬瑗纤指圈住肉棒的根部,熟练地上下套弄起来,许羽生发出舒服的呻吟。他闭上眼睛,双手抓着肥嫩的双峰不住地玩弄。

  许羽生这时已忍不住心中的欲火,一把抱着她美白的大屁股就往自己的肉棒上放,口里直道:「快,快让我进去!」

  扬瑗也是满心欢喜,玉腿一分,穴口一张,将他的阳具整根吞入。

  许羽生的阳具一入肉洞,便被柔嫩的阴肉紧紧咬住,不停地绞着,让他爽得喔喔直叫:「瑗妹,哦……你的……技术又长进不少!」

  她双手搂住他的头颈,一起一落上下坐动,胸前双乳幻出迷人的波浪,蜜穴口的两片肉瓣夹住肉棒的身子刮擦,穴内则加强了吸吮的力道,直吸得龟头乱跳,阳具火爆。

  纵使许羽生久经肉搏,怎当得扬瑗这种法,才坐了四百余下,不觉身子一颤,便要泄了。扬瑗感到肉洞中的阳具猛胀,变得奇热无比,便猛然坐下,花心一张,含住了脉动的龟头,用力吸吮。

  许羽生顿感周身酥麻,毛孔大开,一伸双手,捉住扬瑗弹跳不已的丰乳,屁股一挺,热热的精液冲进扬瑗花心,烫得扬瑗也快美无比。

  说也奇怪,扬瑗本来不是欲壑难填的淫娃荡妇,此际已是累得不可开交,还像吃了春药似的需索频频,苦苦求欢,许羽生也从来没有这样兴奋,有点控制不了澎湃的欲火,疯狂地狂纵横驰骋,大肆淫威。

  许羽生终于又再次得到发泄了,美妙无比的酥麻自神经末梢涌起,瞬快的漫延全身,禁不撰关一麻,火山爆发似的汹涌而出,这一趟好像比平常更是快活,乐得他呱呱大叫,怪叫不绝。

  「生哥……你不行了吗……我……我还要呀!」

  「别着忙,我会让你这个小淫妇乐个痛快的!」许羽生喘了一口气说,「我这就给!」许羽生哈哈大笑,默运心法,才得到宣泄的竟然立即勃然而起。
  扬瑗不知是惊是喜,欢呼似的尖叫一声,一口把吃进下面的嘴里。
  虽然刚刚得到发泄,许羽生还是感觉体内欲火如焚,犹其是怀念刚才射精的那一刻,渴望重温那美妙无伦的感觉。

 …过一轮又一轮狂风暴雨的冲刺后,许羽生终于伏在扬瑗身上喘息着,灵魂儿飘飘然的,彷佛在天上翱翔,说不出的舒畅快活,不知为甚么,这一趟好像射得特别多,也因为这样,快活自然特别持久,使他舍不得离开扬瑗的胴体。
  「你……你不行了么?」扬瑗扭头握着许羽生的,好像要把他挤乾似的说道。

  听到扬瑗的话,没由来的再度生出兴奋的感觉,忍不住在扬瑗光滑的肌肤上抚摸着说:「行,怎么不行!?好,便让你再乐一下吧!」许羽生兴奋地抽身而出,只见秽渍斑斑,马眼仍然流出腌瓒的水点,好像软弱了一点。

  抽插了十数下后,许羽生忽地大吼一声,身体剧震,便在狭窄的洞穴里再度爆发了。

  突然,「不……别并我……快停下!我……我精流不止……快点停下!」许羽生咬紧牙关叫。

  「没用的……」扬瑗忽然张开了眼睛,喘着气说:「许羽生,你死定了……我要吸干你!哈哈!哈哈哈……」

  「为……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二娘,你干了甚么?」只见从窗口跳进一男一女,那女的颤声叫道。那男的却道:「快点离开我爹!」

  「为什么?为了报仇,为了毒龙胆……你们听过了没有,我跟了你六年,你还是不信任我,处处防着人家,可现在你不还是要死在我的手中,你的武学我会给你发扬光大,哈哈……如果你告诉我放毒龙胆的地方我可以饶你一死,否则……」
  扬瑗一边不停的吸着许羽生的内力边厉叫道:「你儿子我会叫他很快来陪你,至于你的女儿……嘿嘿!我会叫很多很多的男人来慰问她们的。哈哈……哈喔唷……哈哈哈……没用的,吸阳神功有自我保护作用,凭你们两是……」

  「啊……」原来许羽生的大女儿许婷婷和二儿子许飘趁扬瑗说话之机,先后发动了攻击。

  先是婷婷攻出一掌,却只令她晃了晃,接着许飘在她自得时在她的灵台穴上插了一针。

  只见扬瑗「啊」的一声,翻身下床,一跃冲天,穿破屋顶而去。

  许飘连忙上前点了许羽生的锁精穴。


              序2销魂绝情香

  「爸!你怎么了!」这时许羽生的三女儿丽丽听到响动也来到了房间:「姐,哥这是怎么回事?」

  「飘,你快……快点去……在房子的周围3丈,哦不10丈……不你的『神亦倒』能撒多远就撒多远l……快点去……」许羽生艰难的下着命令:「……」
  「婷婷……丽丽,你们……快点去……收拾一下,哦!随便带些衣服银两。要快……替飘儿也……」「知道了!」

  「爸,这是……」「别说了,丽丽,快快点去」(哦!称着这会儿空挡,把『神亦到』介绍一下。「神亦到」顾名思义,是神仙也要中毒倒地的烈毒药;它是由许飘炼制出来的。「神亦到」是一种粉末,撒在地上,它会慢慢的溶解在空气中,人一旦沾上它或吸入,马上人就会昏迷不醒,若半个时辰没有解药,将七孔流血而亡)一会儿,三人回来了。婷婷,和许飘把许羽生扶起来,而丽丽则收拾起许羽生的衣服,连杨媛的那件睡袍也拿上了。

  「婷婷,你把后……面墙上的那幅……《踏雪寻梅》拿下来……然后把你的俪珠剑插入后面的剑孔中,用我们家传的《玉女心法》把剑向右转动。」

  「爹……」「别说话,按我说的做。」

  许婷婷只得把那幅画拿掉,果然有一个向柳叶的洞,她就把剑插了进去,并使出家传的《玉女心法》使劲的转动。

  「卡」的一声,那剑就再也没有反映了。

  突然,「卡……卡……」的响个不停,接着那[全篇]整的石壁慢慢的向后移动了,现出黑黝黝的一个洞口。

 〈着孩子们的一个个张大着嘴惊讶的看着那洞口,他发话道:「别看了,快点进去!」

  于是一行四人走进洞里,摸索着向前走着。约走进20丈远的路程,「我要封死这个洞口。」许羽生喃喃自语。

  「飘儿,可以点火折子了。」随着火折子的点燃,兄妹三人终于可以看清洞中情况:一看就只这是一个天然的石洞,两边是粗糙的石壁,前后是一片黝黑,顶上是倒长的石乳,不时有水滴掉下;脚下是清一色的大石板,怪不得刚才走了这么多的黑路都没有摔交。

  「我们往回走。」

  「往回走?」这给本来就充满问好的三兄妹有添上了一个。

  大约才走了没几不,他们就看见前面石壁上有一个突出的石块。

  当许羽生把石块按下之后,只听「轰隆」一声,只觉的大地都颤抖起来。看着孩子们惊异的神情,许羽生淡淡的说:「刚才掉下了一块重达万斤的巨石,把那洞口堵住了。」

  「走吧,我们边走边说。」

  「这个石洞是我的爷爷,也就是你们的太爷爷「天机上人」在无意之中找到的,因为他算准他的子孙有此一难,就在洞口设下了机关。并说明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我也从来没有进来过;这洞中的情况是听你们爷爷说的。所以那婊子不知道……」

  「爹,你和二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哎……」

  原来许羽生所在的许家和扬瑗所在的扬家都是扬州的武林世家,但这两家却是你死我活的死对头,所以当许羽生和扬瑗相爱时,双方家长都极力反对;最后许羽生娶了有「仁心华佗」之称的华伟佗之女华清依为妻,婚后还算美满,而扬瑗则住进了尼姑庵。

  直到十年后,许、扬两家同时遭灭们惨案,扬家57人除扬瑗在尼姑庵,许家63人除了许羽生外出办事和被放进花瓶的三个小孩外,无一幸免。

  后来许羽生和扬瑗才在一起,一起去查灭们惨案,但整整2年却毫无头绪,而他们两却不停的遭到别人的暗杀;所以才决定先来隐居一段时间,没想到……
  「哦,到了。」

  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一间石室,一进石室就见到一个天机上人的石像,石像右手拿占卜的工具,左手拿着一本书。

  许飘把许羽生放在石室的右边的石床上。抓起他的手,给他把起脉来。
  「别……费力了,我中了『销魂绝情香』后……又被她用吸阳淫功……吸去了太多的真元,我……已经没……救……了!」

  「胡说,爹……你胡说,不是真的!」许飘铁青着脸叫,脑海中出现毒经关于销魂绝情香的记载。

  销魂绝情香是由销魂绝情花提炼而成。销魂绝情花只在苗疆生长,而且十分罕有,苗人视做神草,花粉是极利害的催情药物,经过提炼后就成为了销魂绝情花无论男女,闻过后,若在一个时辰中不服解药千年雪莲,便会淫情勃发,要不断交媾,直至脱精而死,许飘见也没有见过,别说解救了。

  「哥!千年雪莲是不是需要用寒玉瓶装的?」丽丽问道,「这里有一个寒于瓶,不知道是不是千年雪莲。」

  「寒玉瓶,拿来我看」自认精通医道的许飘说道。可他又哪里知道,这一看就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咦……哎!」许飘打开瓶塞,只闻到淡淡的香味,里面却什么也没有。可是才一会儿他就觉得不对了,熟读医书的他知道自己也中了催情一类的淫药了。
  他觉得全身像有火在烧一样,那火从丹田开始烧,一路的往上烧,烧的他实在是太热了,只得在下面搭起帐篷,来凉快凉快;烧的他满脸通红,两眼都快喷出火来,想把眼中慕憬忝妹枚肌缚玖顺缘簟埂?

  「婷婷,快点你弟弟的穴道。」还是许羽生见多事广,发现儿子出事了。
  「爹……」婷婷看被自己点了穴道的弟弟,满脸通红,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焦急的对爸爸说:「弟弟怎么了?这是一回事?」

  「天哪,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啊?为什么让许家唯一的男孩也中了销魂绝情香。」
  「什么?销魂绝情香!爹爹,你一定要想像办法,救救弟弟(哥哥)。」两姐妹齐声说。

  突然,在恨天怨地的许羽生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对两姐妹说:「你们真的想救你们的弟弟?」

  「那当然!」姐妹两异口同声的说。

  「哪怕是牺牲你们的………命,也要救他吗?」

  「嗯,只要能救爹爹和弟弟,我们愿意做任何事,哪怕是让我们马上死!」
  许羽生意味深长的看了两姐妹说:「好,那你们先去把你们太爷爷的石像先左转3圈,再右转3圈,再把石像移开。找一个黑色的大木箱,里面有「毒龙胆」,大约比鸡蛋那么大,外壳为透明的,里面是淡黄色的液体。」

  当姐妹两合力把毒龙胆拿出来时,许羽生又叫她们把它给连壳都给许飘吃掉;并对她们说:「你们要救他,只要待会儿,不论他对你们干什么,你们都顺着他就行了,哦!你们姐妹两也要互相帮助。好了,去解开他的穴道吧。」

  「我来。」丽丽茫然不知将要发生在她身上的事!

  刚解开穴道的许飘,只觉的全身都在烧着火,但肚子里的火却像是烧的特别旺盛,他好想把肚子撕开,让那把火出来;可他那里撕的开呀,只是把身上的衣物通通丢掉,一丝不挂。

  「啊!」姐妹俩红着脸转过去身了。

  「好痛呀!啊H我呀!」随着火烧之后,许飘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
  「忍忍,那毒龙胆正在起着作用。」

  没有响动了。

  「婷婷,去看看你弟弟。」

  「哦!」婷婷转过身,见弟弟赤身露体的背对着自己,虽感到害羞,为了弟弟,她还是走了过来。

  「弟弟,弟弟?」没有反应,她把头往前一伸,「啊」又退了回来。原来她看见弟弟下面的肉棒还是一柱擎天,足有一尺来长,儿臂那么粗。(嘿嘿,稍微夸张一点,但总之比平常人大的多就对了。)

  「怎么会变的这么大了?」婷婷想。因为婷婷和许飘平时除了练功还是练功,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爹和二娘的活春宫,所以也摸过对方的身体。

  「姐,怎么了?」婷婷知道不是好奇和害羞的时候,就硬着头皮把头伸了上去。

  全身依然滚烫滚烫的,脸似乎比刚才更红了,眼中的欲火似乎更浓了,他的两只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婷婷刚想说什么,就已经被欲火盖住理智的许飘压下。

  许飘哪还认得在自己眼前的是姐姐,只知是个美女,哪还会放过呢?他一把抱过,用嘴在婷婷的脸上暴雨般的吻下。

  「姐!」

  「丽丽,你要救你哥哥,就随他,如你姐姐支持不住了,你要去帮他,让他发泄。」

  欲火焚身的许飘一伸手便抓住了正不住往反抗着的美丽女子,在她的惊叫声中,撕开了她身上的衣衫。

  「不要!不要!我是你的姐姐呀!」美丽的女子惊恐万状地摇头,不住地挣扎。但对于她来说,现在弟弟的力气实在是可怕,自己所有的挣扎就像是蜻蜓撼大树一般的无力。

  在弟弟可怕手的拨弄下,姐姐的身体一阵翻动,单薄的衣衫化成纷飞的布屑,一身洁白如玉的细皮嫩肉暴露无遗。

 〈着姐姐白嫩的酥胸上那高耸入云的双峰,圆隆雪白的丰臀,修长的玉腿,以及两腿之间浓密的萋萋芳草,许飘心中的欲火更加猛烈,胯间之物更加高高地翘起。

 〈到弟弟如此可怕的巨物,陷入惊恐之中的姐姐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尖叫。但对于这时的许飘来说,女人的挣扎和叫声都是最好的兴奋剂。兽大发的他用双手抓住姐姐的白白嫩嫩的两条丰腴大腿,将不住挣扎的她拉近了自己。

  许飘用力拉开了姐姐的双腿,用腰一挺,胯下那粗长的巨物毫不留情的刺入了姐姐体内,深深的埋进了毫无准备的桃源洞中。

  在婷婷凄厉的惨叫声中,裂伤之血滴落,让她痛不欲生的粗暴蹂躏和折磨开始了。许飘浑然不顾这个女人的感受,扭动着腰肆意使虐。

  婷婷如花的娇容可怕的扭曲着,一双玉手在许飘的身上无助地抓着,嘴里又哭又叫:「飘弟……我是……你的姐姐……轻点……我知你身不由己,只求你轻点……」

  但他哪里听的进去,越发大力的凌辱,婷婷一双玉手无力的垂落下来,嘴里发出不成声的哭泣。

  她觉得弟弟那巨物的每次进出都像是一把刀在狠狠地刮着自己的肉体。下身传来的疼痛渐渐控制了她的肉体许飘毫无怜惜的伸手在姐姐娇嫩如花的娇躯上又抓又捏,一张大嘴也在她身上不住的啃着,让雪白可爱的娇躯出现青紫相间的可怕图案。

  渐渐的,婷婷也作出了一定的反应:「呼……唔……啊……你……好狠……呀!」

  许飘却咬紧牙关,一个劲的狂抽狠顶。

  婷婷有了进一步的反应,她把双腿张的更开,双手也抱住了他。

  她也低声咬牙:「啊……弟弟,用力,用力,我不怕,我喜欢……」

  这时候奇怪的乃是下面不流血了,下面流的变的淡的了,变的清水似的。不错,婷婷渐入佳境,流出淫水了,这时就是高潮欲来的现象。

  婷婷:「呼……唔……啊……呼……唔……啊……」不住的呼叫,声音由轻到响。

  这正是令男人发狂的表现,许飘更加全力以赴,用力的狂顶。

  不一会儿,许飘感到体内小虫万头颤动的引来一阵酥麻之快感中,终于一泻千里,把拥有无限能量的精液送进他姐姐的子宫深处。

  下面的婷婷也全身哆嗦着喷出了少女的处女元阴,同时也昏了过去。

  许飘才得到宣泄的竟然依然杀气腾腾,而且依然在婷婷体内不停抽插着。随着快感的来到,婷婷醒来又不知死活的迎合着许飘,不久就又泻了,昏了。
 ⊥这样,婷婷这样昏了又醒,醒了又昏好几次,许飘也泄了3次,但他依然还在抽插。

  「丽丽,你姐姐不行了,再下去她会死的,你快过去。」

  当丽丽走进他们怯声说:「哥哥,放了姐姐吧,她会被你玩死的。」

  听到又有女人声音,许飘抬头一看,又是一个小美人。他的左手猛地探出,捉住了她的胸襟,用力地向下一扯,「滋!」裙内的春光暴露在面前,丽丽发出一声尖叫。

  许飘拦腰将她抱起住,将丽丽重重地扔在地上,她痛得惨呼起来。

  当她从疼痛中回复过来时,许飘已赤条条地站在她的面前。知道很快就会发生什么事,她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知道哥有些不妥,但还不至于会马上就这样。
  丽丽的粉拳重重地向许飘的脑门打去,她并不想伤害他,只想将他击昏。
  但他毫发无伤地受了她一拳,伸手抓住她的脚,一把扯下她的内裤,抓住少女的两只脚用力分开,成了一字形,将头埋入她的下身用舌头舔着她的下体。现在的许飘已不像刚才那样迫切。

  由于大腿被许飘分成了一字形,丽丽连腰都直不起来,只能仰躺在地上,双手无力地拍打着地面面,哭喊着求他停手。

  他是不会停手的,欲火早已冲得他失去了理智。他不停地舔着妹妹下身的小穴,舌尖伸入阴户内壁四处转动着,很快,她的下身也越来越湿了,妹妹也由原来的大声叫喊变为了低低的呻吟。

  她下身的淫水越来越多,几乎淌成了一条小溪。他放开妹妹的两条腿,她立刻挣扎着向后退缩。

  许飘猛地掀翻她,骑在她的背上,巨大的肉棒顶在阴门上,狠狠地一插,「啊……」血水飞溅,妹妹的处女时代结束了。

  丽丽痛得不时地发出痛苦的呻吟,而他骑在丽丽的背上,双手握着她的那对浑圆的美乳,挥舞着他巨大的肉棒在少女体内进进出出,不时地带出血水的和淫水来。他插得又又重又急,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少女的阴户被他插得几乎要翻了出来。

  丽丽感到自己的下体就好像被击穿了一样,她的哭叫求救丝毫不能唤起哥哥的良知,只能咬紧牙关,忍受着哥哥的淫虐,她的叫喊声渐渐地小了下来,反抗也不那么激烈了,因为反感的下降是快感来临的先兆。

  这时他更加卖力的重击,很快地,丽丽也发出了动人的叫床声来。

  他不停地干着自己的妹妹,直到丽丽发出世界末日来临般的尖叫后才放过了她。

  少女第一次高潮的阴精喷在许飘的龟头上,被他的大肉棒所吸收,他也射出了今天的第四次精液。

  达到了第一次高潮的丽丽,像堆烂泥一样地瘫软在我的怀里,但对于兽大发的他来说,他是不会这么放过她的。他将她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双手扶着她的美腰,继续地抽送着他的肉棒。

  「不要……」已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她本能地反抗着。许飘弯下腰,吻着少女的唇,吮吸着她的舌头、津液。他慢慢地抽送着,同时将力量通过肉棒送入少女的体内,让她清醒过来。

  「你还没发泄够吗?哥哥!我受不了!」清楚过来的丽丽痛不欲生。

 ∩许飘还是在不停的抽插着。直到他再次在丽丽体内射精,兄妹俩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上一篇:洛阳府第收娇宠上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梦回武唐4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