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生死之间
生死之间

生死之间

感受到契约卡传来的讯息之后,王开之有些疑惑,服从度百分之五十,好感度只有百分之零点五,这是什么情况?徐光地不是跟我说百分之百的服从么?

  算了算了不想了,面前的王语嫣比徐保安那个水野亚美漂亮了太多!王开之尽量的适应着她绝世的容颜,慢慢的抬起手想碰一碰王语嫣,确认一下这一切是不是真实的,于是开口问道:

  「我……我能……我能摸摸你的脸颊么?」

  听了这话,王语嫣眉头皱了一皱,低着头轻轻的说:「主人,男女授受不亲,恐怕……恐怕不太方便。」「我靠!」一旁的小胖子不乐意了,咒骂了一声:「新来的,她是你仆人,摸一下还要问?拉床上直接扒光上了都行啊!」这话一出,让王开之心头一震!但王语嫣听了之后,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两只大眼睛立刻变得泪汪汪的,长长的睫毛上都沾上了泪花。

  「主人……我……」

  「好了你不用说了,」王开之打断了王语嫣支支吾吾的话:

  「我跟他们不一样,我会把你当朋友一样对待的,你是我侍从,不是我奴隶,咱们走,离这个『爱的化身』远一点。」听了王开之的话,王语嫣眼睛一亮,带着惊喜的微笑浮上脸颊,同时一阵声音从王开之手中的灰卡上传入了他的脑海:

  侍从王语嫣:好感度上升至百分之五十。

  我靠!

  王开之暗中惊叹:我才说了这么一句就从百分之零点五到了百分之五十,翻了一百倍?

  王开之惊讶的看向王语嫣,恰好与她的目光相遇,王语嫣小脸一红,轻笑着低下了头,这一幕看的王开之心都要化了,忍不住的要好好保护她!

  「主人,」王语嫣轻轻的说:「您的话让我太开心了,咱们也不必离开这,这一栋宿舍楼是一个小联盟组织的根据地,这里大部分都是持有灰卡,战斗力不高的人组成的,这个……」王语嫣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胖子说:「这个『爱的化身』也是这个组织的一员,而我也是个灰卡侍从,战斗力几乎没有,咱们今晚在他们这还是很安全的,否则只要过了那边的体育场,就是另一片强大的势力范围了。」「呀!你这个侍从啥都知道啊!」小胖子惊讶的说。

  「必须的,肯定比你的厉害,」王开之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然后看向王语嫣:

  「好的,那咱们就先跟他一起。」

  「嗯。」王语嫣含笑点头。

  「哎?哎?谁准许你跟我一起了?」小胖子瞪着眼睛大声说:「你俩聊着天就想入我们伙,以为我们毛毛虫团队是说进就能进的?」「毛……毛毛虫?」「怎么的?瞧不起我们组织的称号么?」「额……这个……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王开之甚至有一点想笑。

  「管得着么?我们灰卡团队虽然实力不强,但是我们齐心协力,在前进中曲折,在曲折中前进,毛毛虫战队!」「哇,好形象!」「我跟你讲,这么大个学校灰卡组织就只有我们毛毛虫发展的最好,其他的组织都穷的叮当响,在这个学校寸步难行,大部分都轮回转世去了,你懂不懂。」「主人,这倒是真的,」王语嫣说:「只有灰卡的人一般都不容易生存,这里处处都用钱,没有了钱连饭都吃不起,他们毛毛虫组织在这个宿舍楼后面一起建立了一个垃圾一条街,有小吃有二手货等等各种商品,他们组织确实是学校灰卡团队里过的最好的了。」听着王语嫣的话,小胖子挑着眉毛仰着头,一脸得意的看着王开之。

  「好,那咱就加入他们了!」王开之说道。

  「哎?」小胖子立刻说道:「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就想加入了?我可是不给你推荐啊,你自己想招儿……」说完,小胖子转身上楼了,撇下了王语嫣和王开之。

  「主人,」王语嫣拉了拉王开之的衣袖说:

  「咱们没必要加入他们,他们是灰卡组织,里面的人基本没什么再变强的能力了,但主人您的潜力绝不止这么点,相信我,我们在这住宿一晚,明天就离开,直接去学校的公园那边,穿过公园是一片森林,那里面有主人您需要的东西!」听了王语嫣的话,再想到王语嫣的特性,王开之忽然感觉自己赚大了!

  随后两人跟着小胖子上楼,由于来到生死之间的人虽然非常多,但这个学校的面积比现实生活中的学校大了百倍不止,宿舍楼多得是,所以空宿舍非常的多。

  在这里常驻的人都选择了更高的楼层,二楼更是几乎没人,王开之也没有继续跟着小胖子,随便找了个空宿舍就走了进去。

  「啊……啊……啊……慢……主人……慢点……啊……」两人刚刚进入宿舍关上门,一阵女人娇喘的声音清晰的从隔壁传来。

  王开之与王语嫣对视一眼,王语嫣迅速低下头,白嫩的脸蛋儿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泛起了粉红,让人看了忍不住怜惜。

  「王……王姑娘。」王开之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想起了天龙八部中的段誉是这么称呼的,于是试探性的喊了她一下。

  「主人,有什么吩咐?」

  王开之刚要说些什么,隔壁的女人叫的声音更大了,而且还夹杂着肉体撞击的啪啪之声,显然是男人发起了一阵冲刺!

  「啊……啊……主人……我……我要去了……啊……好爽……」「啊!」随着一声男人舒爽的大叫,一切戛然而止。

  王开之和王语嫣被这一阵阵浪吟打断,一时间僵在了原地。

  「王姑娘,把灯打开吧。」为了缓解尴尬,也为了试探性的命令一下自己的侍从,王开之说道。

  「是的主人。」王语嫣转身开了灯。

  光明袭来,王语嫣一身古装衣着,黄纱裹着锦缎衣裙,披肩长发遮着白中透红的脸蛋儿,美得不可方物!

  王开之发现自己一时间还是无法适应她的美丽,看的双眼发直。

  「主人,您一定有很多疑问吧,都可以来问我的。」被王开之盯得有些不知所措的王语嫣说道。

  「啊,是的。」

  王开之暗骂自己没出息,他确实有很多疑问要问,被王语嫣「唤醒」之后,王开之指了指身旁的床铺,说道:「王姑娘咱们两个坐下说。」说着,王开之坐了下来。

  「让我和您一起坐么?」

  「恩,当然,王姑娘要是觉得不方便,我们坐得远一些就是。」王语嫣会心一笑,说道:「没关系,坐在一起没什么不方便的。」说完王语嫣坐在了王开之身旁,与此同时,王开之心中一阵声音响起:

  侍从王语嫣,服从度提升至百分之六十,好感度提升至百分之六十!

  我靠!让她和我一起坐就又能提高百分之十的好感度?而且,服从度也提高了?

  王语嫣看到王开之惊讶的眼神,轻轻一笑:「主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了。」「恩,我第一个想问的就是服从度和好感度,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保安处的徐光地和我说侍从的服从度都是百分之百的,而且……也没提到好感度,王姑娘能给我指点一下么?」王语嫣脸带微笑的说:「主人,这个原因还是有些复杂的,我简单的和您说一下。」「嗯。」王语嫣的声音格外动听,王开之根本听不厌。

  「每个人在召唤侍从的时候,虽然都是随机的,但总会有一些根据,一般都是根据个人的体质、性格、人品等等……而我们这些侍从,其实都是游离在生死之间的环境中,呈现一种离散的状态,离散状态的我们,没有任何能力,只有与契约卡建立了契约才会从离散状态变为实体,主人您在召唤侍从的时候,离散状态的我立刻察觉到了您的不同之处,于是选择了与您缔结契约。」「选择?你是说,是你选择的我?」「恩,没错,」王语嫣脸上浮现了一丝自豪的表情:

  「因为大部分的离散状态下的侍从,都是没有灵魂没有思想的,但是我有,或许是因为我脑中的信息量太多的原因吧,我在与您缔结契约之前,就有灵魂,也知道在这个世界被召唤了会是怎样的遭遇。」「这个世界的主人对待侍从非常残酷,尤其是我这种没有战斗力的灰卡,被呼来喝去任意打骂都是幸运的,所以我在这里游离了好多好多年,根本不敢与别人缔结契约。」「但是,我很想成为实体,很想过一过真正的生活,直到遇到了主人您,我感受到了您本身的属性,很受女孩子欢迎,而且善良,所以我就冒险和您缔结了契约,被您召唤了出来。」王开之听了这些话点了点头,说道:「王姑娘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你不喜欢做的事情我一定不让你做。」「嗯!」王语嫣开心的点了点头,同时王开之也知道了她对自己的服从度和好感度,都提升到了百分之七十。

  「原本其他侍从对主人的服从度都是百分之百,但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会是百分之五十,或许是因为我在离散状态下就有灵魂的原因吧,好感度更是一般的侍从没有的。既然有了好感度,我见惯了这里的主人对待侍从的凶狠,所以不可能对您有好的好感,只有百分之零点五,但当您不愿意强行碰我的时候,我对您的好感度立刻上升了非常多,因为这是其他主人完全做不到的。」王语嫣正说到这,咣当一声,门被撞开了!

  只见一个赤裸上身,只穿个大裤衩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门口,这个人方方的大脸,极短的头发,浑身古铜色的皮肤,肌肉发达,胳膊拄着门框,粗声粗气的说:

  「你他妈哪来的小崽子,我找个地方跟我的奴隶们刚打算好好的过个瘾,你这屋竟然他妈敢亮灯?」王开之听了这话心头一震怒火,你爽你的,我开灯都不行?墙又不透光的!

  王开之站起身刚要说话,王语嫣扯了扯王开之的衣角轻声的说:

  「主人,你看他手里拎着的契约卡,这人在这一区域应该是实力最强的了!」王开之听后看向中年人的手中,只见他的手里竟然拎着三张契约卡,其中一张与他的一样灰蒙蒙的,另外两张则红的发亮!

  三个侍从!

  王语嫣一说话,立刻引起了中年人的注意,当中年人的目光遇到王语嫣时,立刻张大了嘴,两只眼睛仿佛要跳出来了!

  「我操!这个小妞儿也太他妈漂亮了!这身材,这脸蛋儿,这肌肤!」说着,中年人一脸淫邪的走了过来!

  王开之立刻挡在了王语嫣的身前。

  中年人根本不理会王开之,一巴掌扇了过来!

  王开之凭借多年的运动天赋,反应极快,力量也绝对不小,躲过这一巴掌之后,王开之随手就是一拳击中了中年人的下巴!

  「你他妈的!敢打我洪天,不想活了!」

  洪天一声大吼,手中的一张红卡甩了出来,一瞬间宿舍之内红光大盛,光芒还未消散,一道寒芒迎面而至,王开之连忙躲闪,一柄锋利之极的短剑擦着王开之的脸颊刺了过去!

  王开之回身要抱住王语嫣逃跑,却发现王语嫣化作了一阵灰蒙蒙的烟雾消失不见,同时自己裤兜里的契约卡跟着微微一震,王语嫣的声音在王开之耳边响起:

  「主人对不住了,并非是我临阵脱逃,我实在没有战斗力,而且只会拖累主人逃跑,我只能再变成离散状态……」「你不必解释,」王开之用刚刚领悟的特有的联系方式,在心中与王语嫣说:

  「你能变为离散状态实在太好了,我也不必担心你了!」说完,王开之转身就朝着宿舍的窗外跑去!

  还没跑到地方,一道女子的身影带着阵阵香气闪到了王开之面前!

  还好王开之先见过了王语嫣的绝世容颜,否则此时眼前的女子也必定会让他大吃一惊!

  又是一个大美女!而且同样是一身古装衣着,只不过她的衣衫非常紧身,将她苗条的身材也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与王语嫣完全不同的,是这个女子一脸的冷漠与杀气,一双美丽的眼眸仿佛吐着寒芒!

  两人刚刚对视不到一秒钟,女子一脚踢来,这一脚速度非常的快,王开之根本来不及反应,肚子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整个人飞到了床铺上!

  王开之知道此女子是要自己的命,自然没时间欣赏她的美貌了,眼看女子的短剑刺到,王开之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一翻身将整个铁床扳了起来,随后推着铁床疯狂的朝着女子撞去!

  只见那女子身形敏捷,脚尖轻轻一点床沿,便已经飞身到了王开之身后,紧接着一记回旋踢,再次将王开之踹飞,却没想到歪打正着,将王开之踢到了窗边!

  王开之顺势直接从窗子跳了出去,幸好是二楼,地下又是草坪,落地之后,王开之连滚带爬的起身,疯狂的跑向了黑暗中!

  只听身后一阵洪天的吼叫声响起:「莫雪鸢,你不把这个小崽子给我抓回来,有你好看的!」莫雪鸢?

  王开之一边跑着心中一阵惊愕,这个追我的冷面美女,难道是《美人心计》

  中的莫雪鸢?

  王开之正想着,前方却正出现了莫雪鸢的窈窕的身影,还未近身,王开之便已感受到了她浓浓的杀气。

  王开之连忙转身逃向另一个方向。

  「主人,莫雪鸢在红卡中也算是实力上游的刺客,尽管您借着黑暗东躲西藏,但总会被她捉住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回那栋宿舍楼!」王语嫣的声音在王开之耳边响起。

  王开之觉得王语嫣说的非常在理,趁着莫雪鸢还没掌握自己的行踪之前,转身拐向了宿舍楼,由于整个一楼只有一个楼道,王开之不得不再次回到二楼,幸好莫雪鸢尚未追回来。

  宿舍肯定是不敢去的了,王开之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卫生间,躲进了一间厕所,轻轻关上了门……惊魂未定,王开之索性坐在了冲水马桶旁,靠着厕所的隔板,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主人,您挑选的地方还挺妙的。」王语嫣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王开之自嘲的一笑,脑中对王语嫣说:「快别取笑我了,对了,王姑娘你竟然可以回到我的契约卡中?」「不是回到,是再次变成了离散状态,所有的侍从都是可以重新回到离散状态的,只不过缔结了契约之后,就只能被主人的心意通过契约卡召唤了,其他人是不行的,所以得到了契约卡也没用。」「哦!」「不过我与其他侍从还是不同的,其他的侍从只有主人同意了才可以回到离散状态,我……由于我的服从度还没到百分之百,所以我还是可以临阵脱逃的……」话语中,王开之听出来王语嫣对于刚刚的擅自逃脱有些自责,于是安慰道:

  「恩,还好你可以自主逃走,不然我们要遭殃啦,以后遇到危险你不用通过我的同意,哪怕服从度到了百分之百,你的自由我也不会限制的,王姑娘你的安全第一。」这一番话说完,王语嫣没了声音,正当王开之有些疑惑的时候,脑中一阵声音响起:

  侍从王语嫣,服从度提升至百分之八十五,好感度提升至百分之九十。

  哇!

  王开之心中窃喜!

  「主人,」过了好一会儿,王语嫣的声音说道:

  「我需要休息了,每个侍从都是需要休息的,我只是灰卡侍从,进入实体状态不能保持太久,所以需要歇息了,主人您有什么疑惑可以随时召唤我,方式您应该能自主领会到。」「好的,你歇着吧,这里气味鲜美,景色宜人,我也要好好睡一觉呢。」听了王开之的话,王语嫣轻轻的一笑,再没了声音。

  难得的安静下来,王开之闭上眼睛,今天的一幕幕随之袭上脑海……莫雪鸢……美人心计,难怪这个女杀手这么漂亮!

  当年他们学院的女生们都在看这部剧,他也极不情愿的看了下去,发现剧情还是很不错的,而且里面莫雪鸢的角色更是深深的打动了王开之!

  她可是那部剧里面我最喜欢的角色了,原本的扮演者是杨幂,没想到这里的莫雪鸢,比杨幂还要漂亮得多!

  不过……可惜了,竟然成了那么粗犷大汉的侍从……啊!那这个叫洪天的有了她当侍从,会不会对她……王开之刚想到这儿,一阵脚步声传来,王开之的心立刻揪起,听声音绝不止一个人。

  脚步声进了厕所,这个厕所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王开之听到了远处一阵撒尿的声音……「妈个巴子的,要你有什么用!」是洪天的声音。

  「连个只有灰卡侍从的小崽子都抓不住!还他妈是红卡杀手!」「奴婢知错了,奴婢明天就把他抓回来。」啊!这个声音真好听,难道是莫雪鸢么?

  王开之轻轻的将厕所门开了个小缝,看到了外面的场景。

  只见赤裸上身的洪天刚撒完尿正在提裤子,一身紧身紫衣的莫雪鸢低着头站在他身旁。

  在他们两人身边,另外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这女子虽然长相清秀,但照比莫雪鸢还是差太多,估计就是他的灰卡侍从了!

  「明天抓回来?」洪天哼着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手下留情了?」听了洪天的话,莫雪鸢眉头微皱,但很快恢复正常。

  「要不是我想操到那个大美人,怕把那小子弄死,我就让夏侯惇出手了,哪还轮得着你?」原来,他的另一张红卡侍从,竟是三国里的夏侯惇。王开之心中惊讶着,这些侍从还真是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啊!红卡侍从就已经这么强了,那黄卡、紫卡还不知要强到什么地步,不会真有七龙珠悟空那样变态的存在吧!

  「每次我让你杀个人,你都那么费劲,」洪天一边打量着莫雪鸢的身材一边说道:

  「哼!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感度很差,我虽然不知道你身上怎么会多出个好感度的属性,但你的服从度却一样是百分之百!」啊!原来莫雪鸢竟然也有一个好感度的属性!但可惜的是服从度却没有像王语嫣那样,否则肯定不会听这个猥琐男人使唤!

  「我努力了这么久,你的好感度才上升到百分之二,原本我是想等你到了百分之百,再对你下手,看看有没有什么惊喜,但你最近越来越过分了,我已经不想等了!」「啊!」莫雪鸢惊呼一声抬起头,美丽的脸庞上写上了一丝惊恐:「你……你要做什么?」「做什么?」洪天走到了莫雪鸢身前,一巴掌扇了过去!

  在洪天的命令下,莫雪鸢不能还手,不能躲闪,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扇在了莫雪鸢的小脸蛋上!

  「啊!」莫雪鸢痛呼一声。

  「你个放肆的奴才,不知道和我说话要说『您』么?站在那里不许动!」看到莫雪鸢要向后退,洪天立刻命令!

  「哟呵,我可不喜欢*奸女人,你最好把你的那副臭表情收起来!」莫雪鸢泪流不止,无声的哭泣着,却无可奈何的听着洪天的命令!

  「别他妈哭了!脱衣服!」洪天大声吼叫!

  莫雪鸢轻轻抽泣着,美丽的脸庞写满了屈辱和痛苦,看得王开之心疼不已。

  「快脱,还他妈哭!」洪天大吼着!

  「主人,」忽然洪天身边的赤裸女子对洪天说道:「您忘记了我给您弄的那个秘药了么?喂她一粒,有您的命令她不敢不吃的,吃过之后,就等着她求您了!」「啊!哈哈,还是你聪明,去给我把药拿过来!」听了灰卡侍从的话,洪天哈哈大笑。

  「奴婢早就随身带着了!」说着,清秀女子从身后拿出了一粒黑色的药丸。

  「哎哟哟,你这一肚子坏水儿,这韦小宝的丫鬟看来也是有些用处的,哈哈!」洪天大笑着接过药丸,走向了惊恐的眼眸中饱含泪水的莫雪鸢。

  原来洪天的灰卡侍从只是个鹿鼎记中韦小宝的丫鬟。

  「吃了!」洪天命令道:「吃了它,一会儿你会欲仙欲死的,也能减少痛苦是不是?」莫雪鸢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一面摇着头,一面抽泣着接过药,在主人的命令下极不情愿的放进了嘴里。

  这一幕幕,看得王开之满肚子火气,这人竟然如此欺负自己心中爱慕的女神,要不是自己冲出去和送死没区别,王开之早就藏不住了!

  莫雪鸢刚刚将药丸含进口中……

  「啪!」

  一个大嘴巴非常响亮的扇在了莫雪鸢的脸蛋儿,同时洪天另一只紧紧的按住莫雪鸢精巧的嘴巴,以免她在这一耳光下将药吐出去!

  莫雪鸢被一只大手捏住嘴,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悲痛,药丸慢慢的咽了下去。

  洪天看到莫雪鸢已经吞下了药丸,松开了手,一脸淫笑的看着眼前的美人,而莫雪鸢则站在原地,泪花模糊了她的双眼,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痛苦和恐惧占满了她的心。

  慢慢的,药效发作了,莫雪鸢感到眼前一阵眩晕,同时燥热的感觉席卷而来!

  洪天看到莫雪鸢的小脸儿染上了红晕,慢慢的靠了过去,莫雪鸢下意识的后退,洪天却一把抓住莫雪鸢纤细的腰肢说道:「我的小美人儿,不许擅自行动哦,哈哈!」洪天一把将莫雪鸢拉近怀中,随后粗鲁的撕开了莫雪鸢背后的衣衫,洁白的美背在莫雪鸢的惊叫声中暴露出来,清清楚楚的映进了暗中观察的王开之眼中!

  王开之自然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但自己却无能为力,毕竟莫雪鸢是洪天的侍从,无论如何,莫雪鸢都是躲不过的!

  洪天捧起莫雪鸢的小脸儿,亲了她的嘴唇一下,看着莫雪鸢厌恶的表情,得意的说:「莫雪鸢啊,今天那个大美女我没操到,必须要拿你泻火了!哈哈!你这付身体,自打召唤出来我就忍了很久了!」说完,洪天双手再次发力,「刺啦」一声,将莫雪鸢整个上身的衣衫撕成了两半,洪天并不罢休,继续粗鲁的撕碎了莫雪鸢所有的衣衫,只剩下了一个肚兜。

  如此一来,莫雪鸢白玉一般的肌肤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修长的美腿,纤细的腰肢,接近D罩杯的双乳将红肚兜撑的高高的,两条奶白色的长腿之间,一抹幽深的花丛若隐若现,外加莫雪鸢此时紧闭双眼羞耻悲伤的表情,这一切看在王开之的眼中,都化作了无比的心痛!

  洪天双眼冒光的看着眼前的美体,不可置信的说道:「扒光了更漂亮了!哈哈!」一边说着,洪天的手一边在莫雪鸢的肌肤上游走抚摸,在那秘药的催情之下,莫雪鸢浑身都极为敏感,洪天粗糙的大手经过她身体的任何一处,都会引起她一阵颤动。

  「哈哈,你这么敏感,生来就是个欠操的贱货是不是?」莫雪鸢羞辱难当,紧闭着双眸一句话也不说。

  看到莫雪鸢一句话也不说,洪天哼了一声,一把扯掉了她最后的屏障,红色的肚兜被丢在了地上,莫雪鸢丰盈的雪乳立刻跳脱了出来,鲜嫩的花蕾粉粉嫩嫩,极为诱人!

  洪天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一掌将莫雪鸢推到了洗手池旁,莫雪鸢的翘臀撞到了凉凉的洗手池!洪天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一把抓在了她丰盈的雪乳之上!

  「啊……」

  第一次胸部被如此粗暴的抓住,敏感的莫雪鸢惊呼出声,但立刻咬住下唇忍住了不叫!

  洪天看到莫雪鸢这样明明已经被秘药催情的欲火焚身,却又强忍的羞耻模样,狼性大起!

  低下头,一口含住了莫雪鸢的花蕾!

  「啊……」

  莫雪鸢整个身子弓了起来,丰满的雪乳立刻贴在了洪天的脸上!这柔软的触感让洪天非常的爽,立刻用嘴巴对这粉嫩的花蕾又吸又咬,莫雪鸢感受到自己敏感的乳尖传来了麻痒和疼痛,不住的轻喘!

  与此同时,洪天的双手在莫雪鸢的雪乳上大肆揉捏,丰盈纯白的美乳在洪天的手中,口中,不断的变幻着形状,莫雪鸢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了……洪天亲了好一阵子,用舌头舔在了莫雪鸢的双乳之间,随后肥大的舌头从双乳之间,一直向上舔,直到莫雪鸢精巧的下巴!感受着因为口水而变得凉凉的身体,莫雪鸢羞辱悲愤之极!

  洪天看着莫雪鸢的表情,哈哈一笑,右手松开乳房,慢慢的下移,滑过了圆润的美腿,抚上了幽深的花丛,洪天的手指刚刚碰到粉嫩的花穴,莫雪鸢的双腿立刻颤栗的收紧!

  「哈哈,敏感的小骚货!」

  言语和身体的侮辱,让莫雪鸢再次流出羞耻的眼泪。

  洪天的手开始快速的拨弄那花丛中最敏感的小核,另一只手也不断的拨弄着敏感的乳尖……「嗯……嗯……啊……」上下的攻势一同袭来,原本就被药物勾得欲火焚身的莫雪鸢,瞬间迎来了高潮,一股透明的爱液从花丛深处渗透而出,黏在了洪天的手掌!

  洪天借着爱液的润滑,猛然间将粗糙的手指插入了莫雪鸢的体内,柔嫩的穴肉立刻聚集过来,死死的吸住了入侵的手指!洪天继续挺进,直接插入了两个指节!

  「啊!」

  莫雪鸢惊呼一声,随后由于羞耻,立刻紧咬着下唇。

  洪天见此一幕,立刻用嘴堵住了莫雪鸢的双唇,疯狂的吸吮起来!

  与此同时,插入嫩穴之中的手指开始了一进一出的抽插,立刻弄得莫雪鸢浑身骚动!

  没多久,敏感的莫雪鸢再次迎来了高潮,原本雪白的肌肤忽然染上了潮红,诱人至极,洪天紧紧的抱住她颤栗的身体,然而由于洪天吻的太深,所有高潮的呻吟都被洪天的嘴巴堵住,化作了阵阵娇喘,鼻子上重重的呼吸全部喷在了洪天的脸上!

  洪天哈哈一笑,将高潮中的莫雪鸢一把抱起,放到了洗手台上,莫雪鸢屁股上立刻传来了冰凉的感觉!

  洪天双手将莫雪鸢的长腿扶起,看着那湿漉漉的粉穴,立刻亲了上去,洪天的嘴巴对着柔嫩湿滑的小穴又吸又舔,肥大的舌头不断的在紧致的嫩穴中强势的进进出出……「啊……嗯……啊……啊……」莫雪鸢无法承受这样的吸舔,终于忍不住的叫出声音,同时两只手不自主的向后撑着,丰满的双乳高高耸起,快感一波一波的不断席卷着她的身体!

  「啊!!」

  莫雪鸢一声长吟,一股爱液喷薄而出,洒在了洪天的嘴巴上!

  洪天知道已经差不多了,脱掉身上的大裤衩,将早已坚硬如铁的巨龙抵在了莫雪鸢的花穴。

  洪天慢慢的将大龟头挤进小穴,尽管有了高潮的爱液,却依旧困难!

  而此时的莫雪鸢正双手狠狠的抓着冰凉的洗手台,高高扬起的脸庞满是痛楚的模样,随着洪天越来越深的侵入,莫雪鸢的眼角泛上了淡淡的泪花。

  没多久,洪天触碰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

  「哈哈,莫雪鸢,今天主人给你开苞了!」

  说完,洪天抓起莫雪鸢的屁股,一贯而入!

  「啊!」

  撕裂的痛楚让莫雪鸢痛呼出声,随后立即咬住下唇,眼角的泪花慢慢流出,顺着脸颊滴在了湿漉漉的洗手台上……洪天的巨龙被莫雪鸢死死的攥着,来自处女花穴的紧致,让洪天感到了有些疼痛,但这些疼痛,都化作了洪天征服的快感!

  洪天不等莫雪鸢适应自己粗大的鸡巴,就开始了缓慢的抽插……莫雪鸢的第一次,而且又是被如此粗暴的开苞,疼痛在所难免,幸好有了那药丸的功效,让她的疼痛减少了许多……洪天小幅度慢慢抽插着,莫雪鸢则依旧紧咬着下唇,死死的忍耐着……「莫雪鸢,我的贱奴,」洪天看到莫雪鸢纠结的小脸儿,趴在莫雪鸢耳边说道:「喜欢被我操就不用忍耐,叫出来吧。」听了洪天的话,莫雪鸢更加羞耻了,拼命的摇着头……然而没过多久,秘药的药效再次发作,莫雪鸢的疼痛渐渐隐去,黑色药丸促使这本能的欲望,让莫雪鸢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席卷全身!

  看到莫雪鸢再次颤抖起来,洪天猜到是她的高潮来了,现在是她最敏感的时候,于是洪天掐住莫雪鸢的雪臀,卯足了全力,疯狂的抽插了起来,每一次都大开大合,连根没入!

  「嗯……嗯……啊……不……不要……啊……啊……」突如其来的加速,让本就身在高潮的莫雪鸢陷入疯狂,更大的高潮蜂拥而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莫雪鸢,立刻大声的呻吟起来!

  「我的雪鸢,没想到你连叫床都这么好听!哈哈哈!」一边说着,洪天再次加速!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彻了空旷的洗手间。

  「啊……啊……主人……不……不要……我……啊……啊……啊……」莫雪鸢丰满的雪乳在胸前来回晃动,美丽的脸庞因为高潮而变得扭曲,但却更为的诱人,口中的娇喘不受控制的变成了声声浪吟!

  粗大的巨龙不断的在粉嫩的花穴进进出出,柔软紧致穴肉不断摩擦着敏感的龟头!

  再加上莫雪鸢动听之至的浪吟……

  尽管洪天也是情场老手,却也慢慢的把持不住了!

  「啊……啊……主人……求……求你……不要……啊……啊……」洪天猛然间将莫雪鸢凌空抱起,因为高潮,莫雪鸢不由自主的死死抱紧洪天,丰满的雪乳被洪天的胸膛压得变形,洪天的臂弯搭着莫雪鸢的双腿,同时双手搂住莫雪鸢的美背,下身疯狂的抽插,洪天的大腿根不断的撞击着莫雪鸢的雪臀!

  「啊……啊……啊……主……主人……我要……不行了……啊……不……」莫雪鸢每一寸肌肤都已经泛上了粉红,最秘药的催情之下,陷入了最强烈的快感,一股爱液喷涌而出,全部浇灌在洪天敏感的龟头之上!

  「啊……」

  洪天再也忍耐不住,精关大开,两个人死死的抱在了一起,巨龙插入了莫雪鸢身体的最深处,疯狂的喷射着洪天的种子……「啊……嗯……嗯……」在洪天一股一股滚烫的浓精浇灌下,来自下体最深处的颤栗,让莫雪鸢忍不住的轻吟不已……整个身体死死的缠住洪天的身躯,在高潮之下不住的颤抖……

  【完】